第5章 卷铺盖,垃圾班 中


  来到三楼,走到宿舍门前。搭眼一看,是一个白色的铁皮门。掏出钥匙,石铁心对着这串钥匙愣愣看了很久,这种金属钥匙在他看来简直是古董一样,更不知道这玩意儿到底是怎么用的。但他的身体却好像很明白,自己就把钥匙插进锁孔。
  手腕一拧,咔哒一声,铁皮门门锁被打开了。推开大门,里面是一个不大不小的学生宿舍,宿舍中陈列着四张双层钢铁床。上层是床铺,下层是桌面。可以看到这四张桌子上面全都满满当当的放着书本,除了一些没有收拾干净的零食袋子以外,没有太多乱七八糟的杂物。
  虽然对石铁心来说,这些东西老的就像博物馆中展览的光影资料,但他下意识中觉得,这里的条件还是不错的。
  看来,自己在这个地方,并没有处于最底层。
  脑子里头乱七八糟的让人昏昏欲睡,石铁心关上门,爬上自己觉得熟悉的床铺,再也坚持不了,砰的一下躺倒在床上。闻着脑袋下面的枕巾上传来的洗衣皂的香味,石铁心心中闪过一些念头便沉沉睡去。
  嗯,这样就已经很好了……
  深沉的睡眠中,石铁心直觉脑子里互相冲突的念头一下子变得和缓了下来,偃旗息鼓,不再那样针锋相对。一时间,石铁心只觉脑中渐渐舒畅,一直紧绷的脸部肌肉也舒缓下来。
  但这样美妙的休眠并没有持续很久。
  约摸不过一个小时的时间,一阵急促的敲门声突然响起。咚咚咚,门敲的很用力,带着不容质疑、不容反驳的味道。
  “石铁心,开门!”
  迷迷糊糊中,石铁心一个激灵猛然醒来,只觉这个声音让他打心底里畏惧。石铁心连忙爬下床来,跑到门口咔哒一下打开门,然后一个巨大的方形脑袋就这么直挺挺的怼了进来。
  正是黑着脸的方头煞星郑开明。
  跟着郑开明一起进来的,还有三个学生。这些学生的左臂上都带着袖章,血红的“风纪”二字,让人知道这三人都是学生会风纪委的成员。
  方头煞星加上风纪委——石铁心的腿肚子已经本能的开始打颤了。
  但他的脸色却一片平静,脑袋与身体还处在不同意识的管辖内。
  郑开明进来之后也不说别的,就站在那里看着石铁心。那三个风纪委的学生则开始像寻找猎物的狼一样在石铁心的铺位上扫荡起来,这里翻翻那里看看,三双贼眼不放过一点可疑之处。
  虽然心中早有成算,但方头煞星又是何等人物,怎么会这么容易的放过犯到他手里的人?如果能够找到一些石铁心私藏的违禁品,哪怕只有一根烟,也绝对让这小子喝一壶!
  但片刻后,三个风纪委的都摇摇头,没有说话。
  再看看石铁心从头到尾没有改变过的表情,郑开明开了口:“哦?很冷静啊,看来你心理已经有数了。咆哮课堂、殴打老师,石铁心,你胆子不小啊,今天能直接让你勒令退学!”
  退学?!
  石铁心脑袋里嗡的一声响,某一个意识里涌起了天塌下来一样的末日感。另一个意识就算没有如此绝望,也不由产生一种“我擦,老子刚来修炼圣地,就因为吼了一嗓子就要被赶走了?!”的惊愕感。
  但不论哪个意识现在都不能完全做主,所以石铁心脸上依然一点表情都没有,甚至连目光都没有变,就那么定定的看着郑开明。
  莫名的,竟然显出一丝天塌不惊的大将之风来。
  这小子……怎么完全不怕?装的,肯定是装的,或者说现在应该已经吓傻了。郑开明心中嘀咕,表面上却接着说了下去:“但念在你平时表现还算良好,学校决定给你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不让你勒令退学。”
  两个意识同时松了口气,好好好,总算不退学了,只要不退学怎么都行!
  但石铁心脸上还是那么平静。
  这家伙……不是装的吗?郑开明盯着石铁心的眼睛,没找到一点惊慌又或狂喜的情绪。难不成,是个傻子?算了,郑开明也不打算考虑这么多,直接说道:“但是不论怎么说,违反校规校纪就必须接受处罚。石铁心同学,你的处罚如下。即刻起,你将自高一七班调离,转入高一二十八班,住宿食堂等一并如此安排,立即生效。”
  嗯?
  什么意思?
  从高一七班到高一二十八班,这就是处罚了?我还以为有多了不起的事儿呢。
  但是另外一个意识显然不是这么想的,听到这个消息后,那意识整个变成了一片空白,仿佛听到了什么不可接受的惊天噩耗,那心情竟好似不比刚刚听到退学时好多少。
  那三个风纪委的学生不由看了石铁心一眼,眼中充满怜悯。竟然从重点班直接扔到了垃圾班,这也算是一撸到底了。
  “收拾东西,走人吧。”郑开明也不等石铁心有什么反应,直接一挥手:“你们帮石同学把东西都收拾了。”
  三个风纪委的学生立刻如狼似虎的扑上去,拿出早就准备好的袋子,抓起石铁心的东西就往袋子里塞。眨眼之间,一片狼藉,石铁心的被窝刚睡暖和竟然就已经陷入了卷铺盖走人的境地。
  三人一边收拾,一边还仔仔细细的搜查了一遍,连书本都倒悬起来哗啦哗啦甩了甩,想来是希望从里面甩出一两张性感写真。
  郑开明斜眼盯着石铁心,观察着他的反应。
  但石铁心还是什么反应都没有,既不在意书本被搜查,也不在意卷铺盖这件事。在他看来,只要还留在这修炼圣地之中,其他都是小事。
  但很快,他就发现,从高一七班到高一二十八班所代表的到底是什么了。
  背起包袱,拿着袋子,上交了这宿舍的钥匙,郑开明一行像押解犯人一样隐隐包围着石铁心,押送着他走出宿舍楼,走向了宿舍区的更深处。


  想来,是要让他“住宿食堂一并安排”,把他换到高一二十八班的宿舍区去。
  但走了两步,石铁心发现了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