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重在根基,校长新策 中


  石铁心正在全力冲锋,学习起来根本不管其他一切干扰。上午第一节课,语文老师走进来说了句什么“因学校安排,暂时调换数学课”之类的,他也完全没注意。呃,准确来说,他连今天上午第一节应该上数学都不知道。
  他只是沉浸在自己基础言辞学即将提升到精深层次的喜悦中。状元石在书法方面确实没法带他上分,但是基础言辞学第一重又不只是书法,其他方面提携一下小弟是完全没问题的。
  毕竟,状元石能考一卫状元,可以说是全科目无弱点。
  而只要把等级提升到精深以上,“大家遗风”属性就能发挥作用,就能够更快的把字练成型。石铁心不知道这个世界的学子们是怎么练的,他只知道自己可以通过这种类似取巧的方式,卡境界,卡属性。
  在石铁心研读语文的时候,通电老贾则一脸莫名的坐在办公室里。他左看右看,一次临时会议,竟然把高一年级组数学系所有老师都叫来了。
  什么事儿啊这么大张旗鼓的?
  “各位老师,百忙之中,感谢到场。”主持会议的是高一年级组组长和教务处主任,年级组组长先开了口:“今天开一个临时会议,大家时间都很宝贵,所以我们简明扼要的说明情况。”
  老师们都正襟危坐起来。
  “经过学校校委会讨论,与教务组和议,学校决定本周末临时增加一次面向全体学生的数学摸底测验。从高一年级到高三年级,全部参与。考试内容——”年级组长说到这里微微有些停顿,表情微妙的说道:“四则运算。”
  老师们愣了一瞬,然后一下子哗然起来。
  “什么?四则运算?”
  “考四则运算干什么?”
  “四则运算是小学考试的内容,不是高中考试的内容!”
  能在凤鸣一中教学的老师都是精英教师,有不少都是有脾气的。听到“四则运算”这四个字,总觉得是学校在嘲笑他们,觉得他们连小学内容都没教好,于是表情纷纷不善起来。
  这个时候,教务主任站了出来:“静一静,各位静一静,我来解释一下学校校委会安排这一次临时考试的目的。”
  老师们都安静下来,一个个吹胡子瞪眼,看教务处主任怎么说。
  “各位,校委会认为,学习最重要的是基础。我们常说,基础不牢地动山摇,数学学习的基础是什么?就是快速准确的计算,以及清晰条理的逻辑。而这其中,计算又是数学基础中的最基础,是学习数学的起点,这一点没错吧?学校就是想通过这一次考试,让学生知道基础的重要性。”
  有数学老师忍不住开口道:“道理是这个道理,但四则运算教学内容距离我们的教学大纲太远了。况且凤鸣一中的学生都是经过中考厮杀考上来的,基础不牢固的早就被刷下去了,再大张旗鼓的考试,有必要吗?”
  其他老师连忙附和:“就是就是,太浪费时间精力了!”“本来进度就赶,速度就快,教学压力已经很大了。”“是啊,考完还得改卷,浪费的时间不是一天两天。这个时候这么搞,这不是开玩笑么?”
  教务处主任连忙抬手道:“各位,就是因为进度赶、速度快,所以才要更重视基础。基本功不结实,跑得快可是要摔跟头的。各位老师都是在教育一线奋斗的精英,有些时候某一个学生明明悟性不错、脑子也灵活,但偏偏就差那么点意思,又左右找不到原因,这种情况大家都遇到过吧?”
  老师们不说话了,老贾却点点头:“确实有。”
  “刘校长的意思是,这就是因为基础没打牢,以至于后面冲刺的时候上不去。”教务主任笑眯眯道:“刘校长也是从教学一线出身的,他当过接近二十年的数学老师,他怎么可能不知道教育一线的压力呢?
  “刘校长力排众议,想要在数学系先推动一次试验,就是因为他看到了我校学生在基础上的薄弱。”
  有老师不服了:“薄弱?”
  “不信吗?你们还真觉得,自己的学生在基础方面打的很牢固?”教务主任说话有松有紧:“我可听说,这一次考试的试卷题量大、压力强、梯度明显,出题的水平很高。这一次考试不同以往,能把学生的真实水平都检验出来,更能测试他们的极限和潜能。你们眼中学习很好的优等生,说不定到时候就要原形毕露了。”
  “你们要是真的信心满满,何妨一试呢?是骡子是马拉出来溜溜,看看各自的班级到底都是什么成色!”
  这一次会议,教务主任与众位数学老师聊的并不顺利,双方争执了好多次。虽然,考试这件事最终由于是校委会决议得以推行,但很多老师并不服气,觉得新校长好大喜功,总想出奇制胜。想靠所谓的改革,给自己赚政绩。
  “改革哪有那么容易的,四平八稳的按照凤鸣一中的传统继续走不就好了?”
  “是啊是啊,有已经被证明有效的好路不走,非要出个怪招!”
  “唉,刘校长还是年轻,爱搞这些花里胡哨的东西,最后非得狠狠栽个大跟头不可。”
  “四则运算?我们这是凤鸣一中!想练四则运算,去社会上的小小神童培训班吧!”
  会后,老师们依然颇有怨言。但这些老师中,只有老贾若有所思。
  四则运算?
  基础?
  根基?
  莫非,石铁心所谓的根基,指的就是这么一回事吗?那句“小小神童”,倒是让老贾想起了昨天晚上摸出来的那本《小天才》。
  算了,不去猜了。反正这个周末就考试了,到底是真的打算重头开始、重塑根基,还是仅仅在故弄玄虚、说嘴扯皮,到时候直接看结果就行。


  一整天,教务主任亲自出马游说了三个年级的数学系,其中以高三年级数学系的抵触情绪最大,觉得高考已经不远,不能浪费时间。教务主任费尽口舌,终究还是把这事儿敲定了。
  本周日,四则运算,全校通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