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神探郑开明 中


  而且,你们这几个欺负了我们班,却还敢跑到我们班来找证人,是不是傻?
  “没看到。”
  “没听说。”
  “没注意。”
  “没有吧。”
  二十八班众口一词,力挺石铁心。
  四个小弟急了,这最后一次机会万一还抓不住,自己这冤屈就真的伸张不了了。四人立刻冲进了二十八班,大声叫道:“胡说,你们都胡说,你们都看到了!”
  上午,这些人面对黑手饿虎,噤若寒蝉。
  但下午,一切都变了。
  我们班有老铁哥,还怕你们这群小玩意儿?
  “看到什么了啊?”
  “简直不知所谓。”
  “真是莫名其妙!”
  四个小弟惊慌了,又茫然了。他们看着二十八班一张张嫌弃厌恶又鄙夷的面孔,真切的感受到自己的江湖地位真的落到了最底端。平时这个小团体横行霸道,净街虎威风凛凛,好像厉害的不得了。但那些畏惧他们、害怕他们的人,心中就没有一点怒火吗?
  只不过大家都知道枪打出头鸟,没有人敢第一个站出来,或者说没有人能在站出来之后还不倒下而已。
  现在,石铁心就成了那个站出来而且没倒下的人。他既然没倒下,那就成了一面旗帜。这面旗帜可能在别的地方还不太好使,但在反藤超虢、反净街虎的时候,异常的好用。
  没有人还会再惧怕他们。
  没有人。
  四人慌了。不,不行,如果真的没有人捧场,那么这戏就真砸了!必须找一个人,必须找一个人出来给我们作证!谁,还有谁会怕我们?对了,这个班里不是有个最胆小的家伙吗,早晨被我们大耳光子抽脸上也不敢放个屁的那个!
  “赵青苗!你看到了,对不对!”
  四个人对着前排的赵青苗吼道。
  郑开明却由不得这些小子耀武扬威,一声喝骂:“咋呼什么?都给我闭嘴!”他看向了赵青苗,严肃问道:“你看到了吗?石铁心第二个课间去干什么了?”
  “郑老师好。”赵青苗站了起来,一副老实巴交的书呆子样子,怯生生说道:“石铁心同学……去厕所了。”
  四人立刻狂喜,这家伙果然还是怕我们!
  郑开明追问:“去厕所做了什么?”
  赵青苗一脸摸不着头脑的表情,理所当然道:“去厕所,当然是去上厕所了,还能干嘛?”
  “没干别的?”
  “没有啊,石铁心同学刚来二十八班,对位置不太熟悉,所以还是我们一起去上的厕所。”赵青苗笃定道:“撒了一大泡尿,就回来了。”
  这、这!四人只觉自己被无边的黑暗掩埋,谎言与假象将四人包围,让他们连气都喘不出。仿佛沉入了无边深海,窒息,压抑,黑暗,无力求生。
  这世界上还有公平正义吗?!
  “这位同学,”郑开明看了赵青苗两眼:“你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赵青苗现在浑身大汗,气喘吁吁,脸上还有大量运动过的红晕,看起来确实不太正常。
  “没有,我就是喜欢中午吃过饭后去运动运动,刚刚一路跑过来的,跑了一身汗。”赵青苗一脸腼腆:“学校不是说德智体全面发展么,我觉得体育运动也不能落下。”
  “嗯,好,我没问题了。”郑开明转身走下讲台,对着还在大眼瞪小眼的四个人也不客气,一个飞脚就踹在了胖子屁股上:“发什么呆?给我出来!”
  四个人灰溜溜的跟着郑开明出了教室。
  刚刚进入走廊,也不管现在正要上课、走廊上人来人往,郑开明根本就没打算给四人留面子,一顿咆哮直接喷发出来:“你们几个,胆子真的不小啊,愚弄老师,诬告同学,陷害他人,真把老师当傻子吗!”
  “郑老师我们……”
  “都给我通通闭嘴!再敢狡辩一句,今天就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郑开明一脸暴怒,指着四个人狠狠道:“你们四个,还有那个藤超虢,到底是什么货色我也有所耳闻。不要以为你们有点小聪明,学校就拿你们没办法。”
  “今天这件事,我记下了。但凡我再听说一件和你们有关的恶性事件,哪怕没当场抓住证据,我告诉你们,我也有能耐让你们全都滚出凤鸣一中!先记大过,再清退走人,让你们一辈子抬不起头来!”
  “滚!”
  远远的墙角中,周楠露出半拉脸,偷偷摸摸的往这边看着。听到郑开明的咆哮,周楠整个都傻了。这么证据清楚事实明白的事情,郑开明都完全不理会,还把那四个训斥了一顿,说他们诬陷诬告,这简直是颠倒黑白嘛!
  这方头煞星向来明察秋毫,今天怎么昏了头了?
  不,或许不是昏了头……
  周楠心中一惊,忽然想到一个可能性。那小子当初来宿舍时……郑开明开路……三大风纪委护航……今天郑开明又直接指鹿为马颠因倒果摆明了包庇那小子……难道说,那小子真的不是个普通穷屌,而是隐藏有什么大身份吗?
  不,这个可能性暂且不提,单单就说发生在眼前的事。郑开明直接摆明了车马力挺石铁心,那么石铁心这小子在学校里还能怕谁?
  恐怕他现在在垃圾班已经基本横行无阻了!
  我……我真的要为了一个二十八班大哥的身份,和这样的家伙结仇吗?
  周楠心中对石铁心又怯三分,从昨天晚上到现在,前三分中三分后三分,已经怯了九分了。
  郑开明那边,将四个人连吼带骂让四个人灰溜溜的滚了蛋,表面上已经完全坐实了这一次事件的性质。但当四人全都滚蛋之后,郑开明侧耳一听,却听到了二十班班学生们压抑不住的窃窃私语和低声欢呼,仿佛打了什么大胜仗一样。
  郑开明心中念头闪动,忽然起步又走回了黒厕。
  站在黒厕门口,郑开明仔仔细细的观察了一下地面,发现地上还是有些异常,那就是——太干净了。黒厕是什么情况,他清楚得很,哪里会有人这么勤快的过来刷厕所?
  “这是……被水洗过?”


  再联想到刚刚朝青苗满身大汗的样子,郑开明沉思片刻,起身便走了出去。
  “风纪委,把高一二十八班石铁心叫到我办公室里去。对,就是那个石铁心,我要和他谈谈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