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食堂里的养身精食? 下


  石铁心感到荒谬,另外一边,凤鸣一中教导处办公室中,赫赫有名的方头煞星郑开明,也同样感到荒谬与不可思议。
  有几个学生大中午的过来找他告状。
  这没什么,学生之间总有争端。即便是凤鸣一中这种名门高中,也少不了会有这样那样的事情。说起来,某些优等生的龟毛事儿其实更多,事逼事逼的让人生厌。郑开明虽然不胜其烦,但既然当了教导主任,这本职工作还是要好好做的。
  但今天这几个学生,却让郑开明差点把眼睛都瞪大了。
  “你们说什么?”郑开明的语气是那种看到母猪上树一样不可置信的调调:“再说一遍?”
  “郑、郑、郑老师……”四个学生一齐排的站在对面,明明是被害人,但现在他们全都怕的像鹌鹑一样,正是藤超虢的那四个小弟。
  这些小弟来之前想的很好,但来到教导处办公室门口的时候就全都开始打起了退堂鼓。没办法,他们看到郑开明简直是老鼠碰到猫。平时躲都躲不过,现在竟然主动跑来要找他,这不是找死么?
  四人在办公室门口踌躇良久,最后也没胆子去开门。但你不前进,不代表命运不会推你一把。四个人没进门,门却从里面开了,一颗方方正正的大脑袋自己从门里走了出来。
  看到这四个货,郑开明立刻眼睛一瞪,张口就准备先训斥十分钟。但一个反应快的小弟急中生智,直接一声干嚎,把郑开明的训斥堵了回去。
  “老师、我们被人打了!我们被打的好惨啊!”
  郑开明愣了,这大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就这四个货色,竟然跑过来找我告状?这可真是个稀罕景,于是郑开明决定好好问问,就有了之前的一幕。
  “你们说什么?再说一遍,把事情好好说清楚了!”
  四人既然混,那就少不了光混劲儿。事已至此那只有闷头往前冲,于是一个面**猾的偷偷掐了掐胖子的后腰,让四人中面相上显得相对最憨厚的胖子开口。
  胖子动了动脸上的肥肉,让自己显得不那么狰狞,一脸哭丧的投诉道:“郑老师,我们被人打了,就在今天上午,在学校里面被人打了!”
  另外三个人不失时机的帮腔。
  “是啊是啊,被人打的可惨了!”
  “老师你看看,我这牙,都被打松了!”
  “看我这脸上一片青,腮帮子肿这么高,真的是挨了大揍了!”
  这几个货色到底是个什么人,郑开明心中还是有点数的。看这鼻青脸肿的样子,似乎真的被人揍了一顿。校园内打架斗殴可是个大问题,处理不好的话很麻烦。不过看样子也没揍出什么毛病,所以郑开明心下稍安,随后又升起好奇心。
  “谁把你们打成这样的?”郑开明上下打量着几人,然后面色一沉怒喝道:“说,是不是去打群架了!”
  “不不不,没打群架,我们都是被一个人揍的。”
  “对对对,就一个人。受害者还不止我们四个,还有藤超虢,他被揍的更惨呢!”
  一个人?
  郑开明想了想:“陈元龙打的?”
  高中二年级陈元龙,凤鸣体育专业生,散打职业选手,已经拿到过市比赛冠军头衔、北苏省省比赛入围资格,是全凤鸣一中上下最能打的学生——之一。
  说是之一没毛病,因为高三年级还有一个人拿过省冠军,比陈元龙还要强一些。但若说不是之一也对,因为那一位和高三所有精英班学生一起都已经转移到另一个校区去了。
  他在那里隔离一切,全封闭高强度学习,就为了冲击一下今年高考的北苏省高考状元,甚至南直隶总状元。
  在现在这一个校园里面,就数陈元龙最有搏击水平。
  “不是不是。”四个人互相对视一眼,想把那家伙弄走,这恐怕是唯一的机会了!铺垫这么久,现在正是图穷匕见的时候,于是四人异口同声齐齐指控道:“是石铁心!”
  “谁?!”
  郑开明的眼睛瞪大了。
  “郑老师,你可得给我们做主啊!”
  “看看把我们打的这么惨!”
  “没法上课了,必须去医院,汤药费误学费,那石铁心必须拿出来!”
  “我出去鉴定鉴定这都够轻伤了,故意伤害到轻伤,这都够判刑了!”
  四个人叽叽喳喳一顿鼓噪,弄的郑开明心中烦躁,他突然一声大喝:“都闭嘴!”四人肃然一静。郑开明看着这四个问题学生,冷哼一声开了口:“我问,你们答,都别废话,明白吗?”
  四人一起点头,乖觉的很。
  “打你们的是石铁心?”郑开明加重声音强调了一次:“高一二十八班的石铁心?”
  “对,就是他!”
  “什么时候的事?”
  “今天上午,第二节课课间休息的时候。”
  “在哪?”
  “黒厕……不不,我是说四号教学楼后面那个老厕所里。”
  “怎么打的?”
  四人立刻你一言我一语的说开了,一个人说石铁心勇不可当以一挑五,一个人又觉得这样说太丢自己的面子,连说没有,石铁心是用了阴谋诡计把我们骗了。第三个人又觉的这样说也不对,说的太轻了可能撵不走那家伙,还是要把那人的罪行说的重一点。
  郑开明就这么静静的听着这四个人前言不搭后语的供述,嘴角边露出一丝冷笑。
  “问你们最后一个问题——他为什么打你们?或者说,你们因为什么和他起了冲突?”
  胖子张口就来:“因为他带人搜了我们的……”啪,另一人一巴掌拍在胖子头上,冷汗都快出来了,胖子连忙改口:“不知道不知道,我们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们正上厕所呢,他就突然冲上来揍了我们一顿。”
  “嘶……”郑开明深深的吸了口气,缓缓吐出来,低声摇头道:“我还真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学生……”
  “对对,郑老师,这简直天理难容,必须让他退学——”
  郑开明没抬头:“滚。”


  “对对,郑老师说的太对了,必须让他滚……”
  “我是说你们几个,给我滚,立刻给我滚!”郑开明啪的一拍桌子,把四人吓了个哆嗦。大方脑袋上的圆形头发都快要飘起来了,郑开明怒不可遏:“胡搅蛮缠、诬告陷害、纠缠不清,你们都给我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