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1章 志得意满,与忽然冷静 下


  点过来,收了回去。
  再点过来,又收了回去。
  油头男人的手指还在虚点着,只是力道越来越小,动作从蛮横变得越来越骚。手臂像弹簧一样反反复复,一次都没有真的落在石铁心胸口上。
  油头男人抬头看着石铁心,表情越来越狰狞,脸红脖子粗,简直是青筋暴起。最后,他从喉咙里面挤出一句话来:“别看你——高大强壮又英俊,只要十秒钟,我就能让你……掏出电话……帮我叫急救……话说,您是不是黑尊?”
  后面的小弟互相对视一眼,默默收起了刚刚抖出来的纹身,准备当一个平平无奇的背景。
  油头男人仰视着石铁心,石铁心则没说话,只是面无表情的俯视着他,脸上不多不少的有些阴影。
  场面一度有些尴尬。
  片刻之后,一个小弟打破了寂静:“就是他。”
  油头男青筋暴起的脸上忽然绽放了姚明一样的笑容。
  “哎哟这不是尊哥嘛,尊~~~哥~~~好~~~!”油头男涎着脸,一副要给长辈拜大年一样的表情:“尊哥,您来啦,嘿我这真是……哟,哟!瞧我这脑子,原来是大嫂啊这是!”
  油头男也不提自己的身份地位了,暴脾气也没有了,直接转身过去给红裙姑娘来了个大鞠躬,嘴里大吼一声:“大嫂好!”
  小弟们也整整齐齐的一鞠躬,口中高呼:“大嫂好!”
  油头男人唰的一下起身,然后嬉皮笑脸的就想溜:“大哥大嫂,你们聊,我先告辞,我先告辞……”
  石铁心终于开口了:“刚刚看你想送花?”
  油头男人二话不说把玫瑰花的花头往嘴里一塞,咯吱咯吱的嚼了嚼,大口大口的吃了下去。一大把的玫瑰花,眨眼之间一扫而空。用手一抹,汁水四溢,一脸殷红,油头男人正经八百:“没有这事。”
  石铁心都有点被这家伙逗笑了。
  他又看向油头男人的钻戒盒。
  “没有没有,假的,玻璃的假货,开个玩笑嘛哈哈哈!”油头男人拿出钻戒,嘴巴咂摸一下纠结的张开,就想把钻戒也塞到嘴里。
  算了,别勉强人家吃钻戒了,省的再吃出个痔疮来。石铁心一挥手,此人立刻如蒙大赦,欢天喜地的走了。
  红裙姑娘也不打球了,有些好笑的看着这边,对石铁心道:“你认识他?”
  “并不认识。”石铁心走了过来,拿起一根球杆:“他大概只是不想麻烦我叫救护车吧。”
  石铁心还真是不知道那个油头男人是谁,不过刚刚这个逼还是让他很舒畅的。一般人都是要亮明身份才能装逼打脸,没想到咱都不需要亮身份,就在那里站着,一言不发,别人自动就滚了。
  这逼格,瞬间就比需要烘托的那些高了那么一个价格区间。
  果然,红裙姑娘似乎也开始对石铁心感兴趣起来:“不战而屈人之兵,看来‘黑尊’的名头很响亮嘛。”
  “响亮不响亮的先不说,你这祸水东引该怎么算?”石铁心很乐意和红裙姑娘开开玩笑:“拿我当挡箭牌,事后我可要承担风险的。”
  “借用黑尊的名头震慑宵小,小女子感激不尽,唯有请客打球以表心意。”红裙姑娘对着那边的酒保打了个响指:“免单。”
  石铁心看向酒保,酒保远远的微微鞠躬:“早就不敢要钱了。”
  石铁心转回脑袋,一脸微笑:“看到没,你这个不能算还人情。”
  “那……”红裙姑娘眼中似有霞光,微微一笑,风情万种:“给你叫个插队号,这样行了吧。”
  “这还算不亏。”石铁心拿起球杆走到桌案旁边,啪的一下开了球。看到台球在球桌里叮咣乱响的到处碰,最后一个都没进,石铁心又想起一件事来:“不过,我倒宁愿希望你能教教我打台球。”
  “你想学?”红裙姑娘以为石铁心只是借机搭讪,不甚在意。
  “想学,从基本功开始学。”石铁心试着捅了一杆,把一个就在袋口的球撞的滴溜一下完美的远离了危险区,遂直起身来正色道:“教练,想打台球。”
  看到石铁心不似作伪的神色,红裙姑娘露出了惊讶的表情:“你为什么想学这个?”
  “因为——”啪,再度把一个位置完美的台球撞的到处乱飞:“我想参加台球锦标赛。”
  石铁心看了看那个几乎算是从袋底弹了出来,最后停在了一个刁钻位置的台球,然后抬起头看向红裙姑娘,脸上毫无愧色:“相信我,我能勤学苦练,也很有天分。”
  “就你刚刚这两杆,简直是台球鬼才!”红裙姑娘笑了,笑的很好看,笑的很倾城,同时也笑的很颤抖。半晌后,红裙姑娘才收了表情:“你一个街头大佬做的好好的,能腾出时间来训练台球、参加锦标赛?”
  “实话说,如果有选择的话,我根本不想当什么街头大佬。”石铁心再度俯下身,脑子里回忆着红裙姑娘的手法:“我最想干的就是练好一身本领,横扫各大比赛。”
  啪,一杆子捅出去,这一次准头好了不少,虽然还是没有进。
  “哦?”红裙姑娘真的意外了。
  “大哥!大哥!”正在这时,阿D拉着小唯跑了回来,一副欢天喜地的样子:“成了成了,老板娘同意了!”
  “这是好事,我哪能不同意呢?”老板娘扭着屁股走了过来,一脸媚笑:“尊哥要人,我哪里敢拦着啊?再说了,对小唯来说,也是个好出路。”
  老板娘看着小唯,故意用中文说道:“尊哥拉你出苦海,你可不要忘了这大恩,以后要努力工作,我会在这里给你应援的。”
  “哈伊!”小唯对着石铁心就是一个深鞠躬:“我会努力工作的,黑尊撒嘛!”
  又是一阵寒暄,小唯想和一些关系不错的姐妹道别,阿D想庆祝狂欢,于是呜呜泱泱的又走了。从头至尾,红裙姑娘就在旁边看着,一言不发,只是眼中似乎若有所思。
  当一切又清静下来,石铁心走回台球桌旁时,红裙姑娘忽然开口道:“小唯这个姑娘我知道,你想让他去你那里工作?”
  “对。在这里埋没才能,而且也太危险。”石铁心准备继续练球。
  “一个街道大佬,帮派头目,竟然还想着做好事?”


  “之前有一个人问过我类似的问题,我还是同样的回答——我虽然来混江湖,但我不是坏人。”石铁心继续瞄准,觉得自己好像有了点感觉。
  “如果你真的不是坏人……”红裙姑娘的声音飘了过来,语气似乎有些异样:“那我奉劝你一句——不要太得意忘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