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1章 古怪的护卫

    鸿顺社的车队很快来到了楼下,大片大片的黑衣男子从前前后后的奔驰车上走下来。有人恭敬的打开了劳斯莱斯的对开门,两个同样身穿西装但画风明显更高端的人下了车,随后就在那群黑衣男子的拱卫中走进了酒店。
  
      距离太远了,看不清长相,不确定那两个人是不是欧阳宏兄弟。但那种六亲不认的步伐,那种四车道大马路也不够他一个人走的走路姿态,一般人确实也不敢用。
  
      石铁心默默数着数——四十二个护卫。
  
      虽然是舵主出面调停,还请了第三方过来牵线,但欧阳宏兄弟无论如何也不可能不带人。四十二个人不算多,还在计划内,就是不知道他们带没带武器,又带了什么水平的武器了。
  
      没多大会儿,大厅外面传来了滚滚的脚步声。咣当一声响,有人推开大门,黑衣人哗啦啦的涌进大厅,然后是两个中年人大摇大摆的走了进来。
  
      近距离一看,这两个中年人长相很相似,只有些微妙的不同。其中一个,与石铁心见过的那个欧阳宏非常酷似。
  
      “你们总算来了,再不过来,我这老头子就快入土了。”身为中间人的孙老头开了口,表情实在不像一个合格的中间人,拉着长脸不知给谁看:“行了,既然两家都来了,那就都坐下,谈吧。”
  
      欧阳宏两兄弟大摇大摆的走上去,两人后面跟了个有些眼熟的年轻人,双方也就开始正式开始谈。这场谈话一点都不友好,你指责我先动手,我指责你不讲规矩,一时半会儿没一个头绪。
  
      石铁心没有关注那边的扯皮,而是仔细观察着跟过来的黑衣人。黑衣人当然不可能全都进大厅,真正进入到大厅里面的也就是十来人左右,其余三十多人都在外面,警戒可能发生的、防不胜防的突袭。
  
      会有防不胜防吗?
  
      当~~然~~有~~啦!
  
      王大发的计划非常简单,就是利用舵主息事宁人的心态,由舵主出面找中间人,再把欧阳宏两兄弟找来调停。只要两兄弟出现,事先埋伏起来的人马就会找准机会一拥而上,把两兄弟彻底控制起来。
  
      这两兄弟就是鸿顺社的最高话事人,也是最终的顶梁柱。他们两个被杀或者被抓,将会直接动摇鸿顺社的根本。随后的侵吞顺理成章,遇到的抵抗将微乎其微。
  
      很简单的计划是不是?
  
      但计划越简单,可执行度就越高。项羽请刘邦,鲁肃请关羽,来俊臣请周兴(请君入瓮),都是同样的计策。
  
      但计策虽然简单,想执行起来却也有不少难点。除了对方是否会真正入套以外,还有三大难点。
  
      第一是发起人的顾虑。这种请客杀人的手段一旦用出来,对请客一方的名声将会造成重大影响。有些人就是有此顾虑,所以迟迟不动手,最后错失良机。
  
      这一点上,王大发本身没有任何顾虑,排除。
  
      第二是发起人的人身安全。既然想要诱杀,那就要下足够的料。鲁肃请关羽,五百刀斧手都埋伏好了,为什么迟迟不动手?就是因为鲁肃自己就在关羽三尺之内,一旦真的摔杯为号,那么青龙刀下掉的可说不定是谁的脑袋。
  
      这一点上,王大发真的非常舍得下本,也有足够的冒险精神。正是因为他把舵主都拉了过来,而且连带自己在内,全都置于风险圈内,所以欧阳兄弟才会不疑有他,安心入套。
  
      除了上面两点以外,还有一个最重要的问题,就是能不能打得过。
  
      五百刀斧手已经就位了,石铁心不知道是谁带领的这些人,想来是王大发的其他心腹手下。但大厅里面的这十来个黑衣人,却让石铁心有些皱眉。
  
      这些有高有矮,有白有黑的人,身上带着一种统一的、古怪的气质。
  
      这些人……有些太死板了。
  
      当然,出来当护卫的,也不可能人人都一脸表情包,那样也不够庄重,老板也会没面子。可石铁心仔细观察了两圈,觉得这些人确实有些不对头。
  
      他们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一丁点表情都没有,就仿佛那张脸是假的一样。而且他们有些古怪的木然呆愣,虽然各有分工的盯着四周,但是只要盯住了方向,他们就几乎不再看向其他地方。
  
      一分钟,两分钟,五分钟。石铁心留意着,发现这些人没有眨眼,一次都没有。
  
      这些人的眼睛不干吗?
  
      仔细看去,这些人的双眼都已经全是血丝,可是这些人依然不眨眼,眼珠也几乎不转,好像没什么感觉。
  
      如果不是明确的看到这些人的呼吸,甚至看到他们颈部大血管微微的鼓胀搏动,石铁心都以为这些家伙不是真人,而是一些假货,一些……行尸走肉。
  
      真是古怪……
  
      “和谈?好啊,可以谈,但是我们的损失你们得包赔。打了我的人,截了我的货,你们不会以为就这么算了吧?”
  
      “别这样嘛,而且也是你们先动的手。如果不是你们袭击我们的车手,我们又怎么会反击呢?”
  
      “袭击?开玩笑,谁袭击了,谁看到了,谁有证据?你说袭击就袭击啊,我还说你的车手蓄意杀了我的人呢!别那么多废话,把我们的货一点不少的还回来,然后再赔两千万,这事就这么算了。否则,咱们接着玩!”
  
      欧阳宏态度嚣张,整个人有种有恃无恐的感觉。他的兄弟欧阳舜则不太说话,有一种技术宅一样的安静,但是表情同样漫不经心。
  
      这两兄弟到底有什么底气这样托大?
  
      “你们这样说就没道理了,明明就是你们先动的手。大人物了,敢作敢当,事情的原因所有人都很清楚,狡辩抵赖只是失了身份。”王大发站了出来:“货,我可以还给你们。但你们袭击我方车手的事情,也不能一点说法都没有。”
  
      王大发在扯皮,但也不仅仅是在扯皮。他做出一副真的想要把事情讲明白的样子,就是想拖延足够长的时间。长到——让他确认这两兄弟的真假,确认眼前的两人是不是替身。
  
      有意无意中,王大发忽然一回头,给石铁心做了个隐秘的手势。
  
      石铁心眸光一闪。
  
      已经确定了,就是他们俩,不是替身。
  
      那么下面,就是动手的时候了。


  
      “这边的这个傻大个,我是不是见过你?”一直跟在欧阳宏兄弟后面的那个年轻人忽然叫嚣起来,冲着石铁心嚷嚷道:“对,是你,就是你,就是你这王八蛋偷了老子的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