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6章 握手

    难道说,老大还有别的信息渠道,比他更好的信息渠道?
  
      阿飞心中一凛,不由觉得自家老大更加高深莫测了,心态上立刻就更小心了些。
  
      石铁心这信息哪来的呢?当然是老贾的字条上写的。他并没有拜托老贾干任何事,但是老贾就是那么没头没尾的塞给他一个字条,上面清清楚楚的写着这个中年男人的基本信息。
  
      至于这些信息的准确性……石铁心下意识的就相信了老贾的字条,似乎是一种源自身躯的本能反应。
  
      对面中年男人的脸上终于露出讶色,收起了漫不经心,开始正视石铁心:“本以为你只是个普通的街头混子,现在看来似乎不是。不过不管你是不是,都与我无关。你找我,我来了,为什么找我,说吧!”
  
      石铁心沉吟了一下,然后看着对面的高警官缓缓道:“我找你,因为我想知道欧阳宏的情况。我想知道他的消息,想知道你所掌握的情报,还有,我想知道他到底做过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以至于你漂洋过海来查他。”
  
      “哼!想都别想!”中年男人措辞强硬:“你不过就是想对付欧阳宏,但我不会告诉你,我不会帮助犯罪分子!”
  
      “做个交易如何?”石铁心摊开两手:“你与我合作,我就帮你抓捕欧阳宏。如果你不合作,对不起,恐怕你什么都做不了。”
  
      “合作?哈哈哈,我从来不会和不法分子合作!”
  
      中年男人油盐不进,态度强硬:“我告诉你,你这样的伎俩我见多了!有什么小小手段,使出来便是,我就是专门对付你这样的人的!威胁我?恐吓我?还是要把我抓起来拷打逼供我?随你便!我什么都不怕,怕死的也不当人民警察!”
  
      高警官铿锵有力,掷地有声,意志简直如刚似铁。
  
      石铁心看到这样的高警官,恍惚中似乎看到了另外一个画面,听到了虽然不同但是神似的声音。
  
      “磨练你的肉-体,坚定你的意志,超拔你的品格……”
  
      “从此,要把使命像一道钢印一样牢牢印在自己心口!”
  
      这声音是从意识结块的最深处回荡出来的,只有声音,没有画面,具体的信息依然被隐藏,似乎意识结块并不愿意轻易展现相关的内情。
  
      但石铁心一阵恍惚后回过神来,忽然觉得对面的这位高警官,其实是有些亲切的。
  
      于是石铁心笑了,先是歉意的一低头:“是我说错话了,我道歉。”
  
      然后,他又诚挚的看向对方:“高警官,我不会威胁你,更不会抓你回去拷打逼供。我确实要对付欧阳宏,但不会用下作的手段去对付一位不顾生死、伸张正义的勇士。”
  
      “哼。”高警官脸色好看了一些,然后霍然起身:“那我们没什么好说的了,告辞。不管你说什么,我都绝不会和犯罪分子合作。”
  
      中年人起身就走,行动间干脆利落绝不拖沓。小弟们想拦又不知道该不该拦,征求的看向石铁心。
  
      石铁心没有起身,也没有回头,只是低声说道:“高警官,令嫒似乎是死在欧阳宏的手里,你真的不想给她报仇吗?”
  
      中年人的脚步猛然一顿,然后一字一顿,从牙缝中挤了一句话:“你、怎、么、知、道?”
  
      我怎么知道?老贾告诉我的。
  
      “不论我怎么知道的,高警官,欧阳宏的鸿顺社,在整个东京市都是一流的势力。这里是他的老巢,他是这里的地头蛇。”
  
      “在这里,他甚至都不用忌惮你。他有无数手下,无数党羽。上次你在他的商务楼门口一现身,立刻就被他察觉。他过来肆无忌惮的挖苦你,你却只能义愤填膺。”
  
      “我刚才说你什么都做不了,不是在威胁你,也不需要我来威胁你或者妨碍你,因为你客观上确实什么都做不了。”
  
      “所谓强龙不压地头蛇。你是外来户,而且势单力薄,不算过江龙。我在这里经营已久,却不只是条地头小蛇,至少是中等意思的蛇。”
  
      “蛇有蛇洞,鼠有鼠道。在你眼中我或许还上不了台面,但街头自有街头的手段。在东京都,只有我才能对付他,就像上一次拖走他的豪车他却无计可施一样。”
  
      中年人闻言微微一颤,转过身来,上下打量着石铁心:“难怪看你眼熟,原来那个时候是你!不过,哼,现在的东京都,各大帮派你死我活,想对付欧阳宏的人有的是,可不止你一家。”
  
      “但哪一家对高警官你来说,不都是犯罪分子吗?不,准确的说,这个日本,连政府的存在本身都已经若有若无了,法律渐渐成为一纸空文。没有执行,就没有法律。而没有法律的地方,理论上来讲不存在‘犯罪分子’。”
  
      石铁心缓缓起身,转过身来,真诚的看着中年人:“请你相信我,我虽然来混江湖,但我不是坏人。”
  
      石铁心没有动用脑内的念气,因为他并不会什么真正的惑心秘术。普通的言辞学念气带来的惑心效果,对于这种意志坚定的人来说,非但不会起效,无功而返后反而会挫伤自己的念气。
  
      不过石铁心说话发自真心,脸上毫无愧色,自然能够让人感到他的真诚。对了,还得注意别让面部背光,脸上没有阴影的话,这方正周整、浓眉大眼的面向还是很能博得不少好感的。
  
      中年人迟疑了一下,皱眉问道:“我怎么相信你?我怎么相信你真的想对付欧阳宏?我怎么相信你有能力对付欧阳宏?”
  
      “第一条,如果我不想对付欧阳宏,我就不会找你来。我既然知道令嫒的事情,又能在街头找到你的行踪,完全可以把你抓去给他邀功。高警官,我们大兴与鸿顺社的冲突,可以说路人皆知,你可以随便打听。我相信,你在这里也不是完全没有消息渠道。”
  
      高警官点点头,认可了石铁心的说法。
  
      “至于第二条,能力问题。这个涉及机密,我无可奉告。但是高警官,与我合作已经是你最好的选择。除了我,任何人都不会想蹚这浑水,任何人都不会为令嫒伸张正义。”
  
      “伸张正义?”高警官忍不住嗤笑:“一个街头混子,难不成还是正义使者吗?”
  
      “正义使者谈不上。”石铁心的表情无比认真,再度向高警官伸出手:“但是,还是那句话,我绝对不是坏人。”
  
      高警官沉默,沉默,沉默良久,终于前行两步抬起右手。
  
      啪,两手相握,互相都很有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