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5章 见面

    嗡嗡嗡,切割轮飞快转了起来,阿D试了试手感,然后直接怼上了货箱上的大锁。
  
      刺刺啦啦,刺耳的切割声响了足足三分钟,赤红的火星如同礼花一般喷溅。三分钟后,咣当一声响,沉重的大锁断成两截掉在地上。
  
      咯吱咯吱,四个小弟拧动门栓,齐齐发力拉开了沉重的货箱门。
  
      石铁心站在门口,阿飞狗腿的打开一支强光手电对这里面照了照,然后请示的看向石铁心:“老细,这……”
  
      “全都带走。”
  
      “是!”
  
      第二天,下午,王大发的豪宅中,那个望而无遮的露台上。
  
      “石头,你做的很好。这一下子,鸿顺社就真的被动了,我们的计划很顺利。”王大发微笑着看向石铁心:“石头,你也是时候把皮衣,换成西装了。”
  
      “换西装?”
  
      发哥莫不是想让我当西装暴徒?但穿西装不适合开车啊。
  
      “有了地位,当然还是穿西装郑重些。”王大发话里话外透着亲和力:“我认识一家成衣店,手工西装很不错,改天给你定做一套。”
  
      “谢谢发哥。”石铁心听得懂,王大发的意思是想提携自己,他也回以微笑:“当我有资格穿上西装的时候,就麻烦发哥带我去那家成衣店吧。”
  
      王大发饶有兴致道:“你觉得你现在还不够资格?”
  
      “不够。”
  
      “什么时候够?”
  
      “当整个东京市没有我的车队去不了的地方时,便够了。”
  
      王大发端起杯子,向石铁心示意:“你倒是不隐藏自己的雄心壮志。”
  
      “在发哥面前没必要隐藏。”石铁心也端起杯子:“而且,我如果连这点野心都没有的话,也没有资格站在你的身后。”
  
      “哈哈哈哈,你太谦虚了!”王大发哈哈大笑,神采飞扬。这个快五十岁的男人,似乎终于要迎来自己事业的高峰期。
  
      叮,两人端杯一碰,各自满饮。
  
      与王大发秘密商议了一段时间后,石铁心从豪宅里出来,上了阿D的车。
  
      “怎么样老细?看来和发哥谈的不错嘛。”阿飞嬉皮笑脸没个正型:“这就对了啊老细,时常找领导汇报工作才是进步的捷径!”
  
      “嗯。”锅饼闷头闷脑的点头:“我也觉得老大越来越受堂主重视了。”
  
      “行了。”打断了小弟们的话头,石铁心看向阿飞:“我让你找的人,还盯着的吗?”
  
      “您放心,街头找人再容易不过,我已经找到了那个人的踪迹,盯的死死地。”
  
      “很好。”石铁心点点头:“安排一下,明天上午我要与这个人见一面。对了,”石铁心看向阿飞,语气不容置疑:“这件事你亲自去办,不要让其他任何人知道。”
  
      “呃……”阿飞想问原因,但当石铁心拿出郑重其事的认真脸的时候,他又不敢多问了,只能凛然领命道:“好的,您放心吧,一定不会让其他人知道!”
  
      第二天上午,九点。
  
      “年轻人,去哪里啊,打车吗?”一辆行踪飘忽的出租车出现在石铁心面前。
  
      石铁心稍微犹豫了一下,还是拉开车门坐进了后座。
  
      汽车发动了,越过驾驶座能够看到老贾日渐稀疏的毛发。老贾没有回头,只是一路闲聊,东拉西扯,似乎就像一个普通的哥一样和石铁心唠嗑。
  
      唯有在下车打单的时候,老贾将一张纸条夹在单据之中,一起塞进了石铁心手中。然后他便扬长而去,不知其所踪。
  
      石铁心默默看了一眼纸条上的内容,猛然一挑眉,脸上闪过惊讶的神色,然后便将纸条彻底销毁,不留一丝痕迹。
  
      他看着远去的出租车,心中念头此起彼伏,但最终又都沉没在平静的表情之下。
  
      九点半,一家隐秘的咖啡馆内。
  
      石铁心独自坐在座位上,阿D和锅饼在不远处警戒着四周。整个咖啡馆已经完全被包了下来,门口挂上了不营业的牌子,根本不接待其他客人。而且这咖啡馆上下三层,附近又没有高的建筑,很难找到平视或者俯视这里的优良观测点,第三层的私密性很强。
  
      前些日子,王大发找石铁心商量了一个计划。这个计划很激进,很大胆,从王大发的每一个词每一句话里面,都能听得出他蓬勃的野心和不甘人后的壮志。
  
      石铁心觉得计划很好,正在按部就班的推进。
  
      但王大发有他的计划,石铁心有自己的想法。在计划进行到最后步骤之前,他需要从另一个角度了解一下情况。
  
      所以他决定今天与那个中年男人见一面。
  
      已经等了二十分钟了,中年男人还没有露面,但石铁心只是往咖啡中放进一粒粒方糖,不急不慢的搅拌着,显得不急不躁,非常稳得住。
  
      “烂仔飞这家伙行不行啊,这都几点了!”
  
      阿D最暴躁,他靠到窗边,拨开百叶窗的缝隙往下面的街道里左看右看,忽然低声叫到:“来了!”
  
      不多时,一楼有人开门,然后上楼梯。噔噔的脚步声显得沉稳又坚定,显然来者的心中没有什么迟疑或犹豫。
  
      单刀赴会还能有这样的心态,显然这脚步声的主人不一般。
  
      阿飞远远的便停住了脚步,穿着风衣的中年男人却没有怯场,径直往这边走来:“就是你找我?”
  
      石铁心站起身来,对着中年男人伸出了右手:“没错,就是我,欢迎你。”
  
      中年男人却根本不与石铁心握手,冷哼一声擦身走过,然后大模大样的往石铁心对面一坐:“别给我来这套,我不跟犯罪分子握手。”
  
      不远处的阿D开始咬牙了,但石铁心不以为意,坐下之后大气的一笑:“能想象的到。如果不是嫉恶如仇,你也不会在这个节骨眼上,千里迢迢来到日本调查欧阳宏。高警官,在下佩服。”
  
      高警官?


  
      不远处的阿飞虽然背对这边做出守卫状,但是听到石铁心的话之后不由一愣。作为飞车党中的包打听,他以为自家老大是要靠自己才能耳听八方的。但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这个中年人的具体身份,老大是怎么知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