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4章 沙雕化与劫持

    当五个人从娱乐城里出来的时候,一个个表情都很有趣。说不清楚,没法描述,但是看看那一张张脸,彼此的革命情谊似乎一下子又深厚了一妞妞。
  
      汽车发动了,还是阿D开车。这一次他就没开那么猛了,蹬油门的脚底板似乎有些无力,整个人还有点走神。
  
      所有人无声之中,忽然咔哒一声响,一阵似有还无的音乐声开始散发。
  
      四人齐齐转头,就看到坐在后面老板位的带头大哥,脑袋上正戴着一副耳机,一边听着音乐一边微微摆头。
  
      看那怡然自得的样子,旁若无人的摆头,四个小弟都有些发愣。
  
      “嗯?”四双眼睛齐刷刷的看着自己,石铁心不由摘下耳机:“怎么了?”
  
      为什么都用这么奇怪的表情看着我?
  
      “没什么没什么。”
  
      “没事没事!”
  
      就是觉得你的画风和平时有点不同而已……
  
      阿飞正想问话,问问自家老大半路离场之后是不是遇到了什么好事,石铁心就已经自动理解了这些小弟的想法。
  
      “你们也想听吗?”石铁心开始在车上寻找外放的设备。
  
      “不用不用!”
  
      “不是不是!”
  
      我们不想听歌,我们就是想八卦八卦你这浓眉大眼的是不是有什么艳遇!听歌什么的,哪是我们这种铁血江湖男儿应该做的事?
  
      但石铁心已经找到了线路,不由分说连好了车载音响,调好了音量。
  
      咔哒,摁下播放键。
  
      五分钟后——
  
      一整辆车上,五个脑袋全都在整齐划一的摇晃着。石铁心摇摆的幅度还矜持一些,四个小弟则厉害了。他们不仅摇,而且摇的幅度很大,姿态很浪,表情更是很扭曲、很原始、很放肆。
  
      石铁心还是去找那个硬皮黑人了,但那家伙脑震荡死活叫不醒,所以什么都没问出来。不过没有收获也没什么,排上队了嘛,这就足够石铁心嘴角上翘的了。
  
      如此快乐时刻,怎能没有音乐?
  
      都给我动次打次燥起来!
  
      快乐就像反应堆,互相传染互相加强。八卦什么的早就被扔到一边,四个小弟一下子感受到了来自颈椎的召唤、感受到了甩脑袋的极致乐趣。一会儿同时开口跟着音乐嚎,一会儿同时左右比划手指、不断拧巴身子。
  
      又傻又好玩,男人的快乐莫过于此!
  
      动感的音乐声中,四个小弟渐渐傻屌化。后面同样摇着脑袋的石铁心也一下子开心的不得了,就连漆黑的夜路也一下子敞亮起来,就连迎面而来的远光狗也不那么可憎了。
  
      有属性的精品播放器就是好~
  
      他感觉,自己的整个人生,都一下子开上了快车道。
  
      所谓人逢喜事精神爽,后面的进展如他所想,真的一下子顺利起来。
  
      两天后,帮派完成了对老酒吧的扩容收购,飞车少年一下子拥有了固定的基地,并顺利成为了全东京TOP15的知名飞车党。初步完成训练的小弟们个个心情振奋,在据点里一站,齐刷刷的终于有了点精兵将强的意思。
  
      如此快乐时刻,怎能没有音乐?
  
      音乐响起来!灯光亮起来!甩头四天王甩起来!
  
      一场欢歌之后,石铁心登台。面对百人小弟,他忽然有种澎湃而生的使命感,于是决定跟小弟们分享一下自己的人生感悟:“最近我领悟了一个道理,那就是态度、决定、一切——”
  
      又两天后。
  
      后半夜,东京港,一队载着集装箱的大货车从港区驶出,在夜色的掩护下驶向市区。
  
      本来按照规矩,运货需要死火帮的人协助开道,避免来自街头的麻烦。但现在死火帮已经完蛋了,一时间也找不到合适的飞车车手,加上这一趟货又比较要紧,不能不运,只能多带两个押车的人赤膊上阵。
  
      不过,车队的领队心中还算是自信。作为鸿顺社的队伍,没有多少势力敢惹他们,关键是没有多少人知道他们会在今天运货。
  
      他没有放下自己的警惕心,但也没有太过草木皆兵,更没有看透黑夜的视力,注意不到远处有一双双眼睛正像饿狼注视猎物一样注视着他们。
  
      “确定是鸿顺社的货?”
  
      “老细,发哥的情报,错不了,就是鸿顺的人。”
  
      “很好。”石铁心将头盔一戴,向前一挥手:“照计划行动!”
  
      黑夜中行驶的大货车前方忽然并道冲出来一辆悍马,车屁股正好甩在火车前面一点点。粗犷的车架子上加装了一挂巨大的灯排,灯排正正冲着后面的火车驾驶舱。
  
      开车的阿D狞笑着摁下了开关,灯排立刻爆发了足球场馆大灯架子一样的超强光。强光扑面,货车司机一声惨叫,忍不住举手挡眼,下意识的一踩刹车。
  
      大货车立刻减速横滑。
  
      “不好!不能停!”车队领队心中一惊,慌张之中正想下达指令,货车已经咯吱一声停下了,后面的车队也只能拥堵着停了下来。还有连串的闷响,似乎有追尾撞击。
  
      没有留给这些人一秒钟的反应时间,就见一连串机车像猎食的群狼一样,咆哮着从路两旁忽然冲了出来,汇流的海潮一般扑向了整个车队。
  
      帮派倾巢而出,一百人在一起气势汹汹的杀来,让人心胆俱寒。
  
      “该死!”车队领队拔出腰间的枪械,探出手去想要射击。但嗖的一声响,一根套索立刻就套在了他手腕上。一辆摩托车飞驰而过,套索连在车架上。
  
      远远听到一声清脆的嘎嘣声,然后是凄厉的惨叫,以及覆盖一切的摩托引擎声。
  
      有心算无心,这场劫持很快就告完成。
  
      一共十二个司机全都抱头蹲成一圈,老老实实的垂着脑袋不敢造次。共计十六名押车护卫则凄惨许多,有蹲下的,有跪下的,有躺下的,就是没有站着的。还有个吊着胳膊的领队,正在愤愤的咒骂,完全没有一点败军之将的自觉。
  
      “知道这是谁的车队吗?你们完了!这个城市里,谁都保不了你们!”


  
      “就你屁话多!”嘭的一声,阿D一个上鞭腿把那个领队踢倒,然后伸手从一个小弟手中接过一台沉重的砂轮切割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