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1章 红裙姑娘

骚动发生,然后又归于平静。在这混乱的世道中,这种斗殴、打架事件,实在是不足为奇。
  
  这些西方人到底为什么会来闹事,他们是什么来头什么背景,是有人指使还是一时兴起,这些事情都需要考虑。但这些是三番该考虑的事,不是石铁心该考虑的事。
  
  西装小弟该值班的继续值班,该看医生的赶紧去看医生。三番的电话很快就打了过来,找石铁心道了谢,然后问了问情况,随后约好下次请石铁心喝茶,然后就匆匆挂了电话,似乎很急切的样子。
  
  十五分钟后,发哥的电话也打了过来。
  
  相比于心急火燎心事重重的三番,王大发就显得淡然自若了许多。他先是语气温和的询问石铁心有没有受伤,然后表彰了石铁心维护同僚的义行,最后让石铁心好好玩、不要因为这种小事坏了兴致。
  
  至于事情的起因经过结果等,从头到尾绝口不提,表现出一种只关心心腹爱将、不在乎突发风波、更不会让石铁心临时负责乱忙一团的风度来。
  
  这样的行事风格,确实让人暖心。
  
  石铁心稳重的与王大发聊了两句,又约好过两天一起去看书画展,然后便挂了电话。
  
  左看右看,没事了。
  
  侧耳听听,包间里玩的正嗨,阿飞带节奏的本事相当强悍,现在几乎要起飞了。加上刚刚大战得胜,正是志得意满的时候。也不知道阿飞到底干了些啥,引的那些小姑娘尖叫一大片。
  
  石铁心决定还是别进去了,他怕推门进去后看到什么不合适的场面。
  
  而且,怎么说呢,石铁心还是有些羞涩的。
  
  别看他偶尔会考虑一些小矮个大女乃的问题,但谁不考虑呢?哪个青春期之后的男人不考虑呢?更不用说我们习武之人精气十足,放飞一下思想不是很正常的吗?
  
  但说道实际操作,那就有些害羞了。
  
  而且不知为何,这些笑的或是很甜美、或是很妩媚、或是很清纯、或是很艳丽的女人,并不能真的引起他的兴趣。
  
  他本想着是过来开开眼界,现在发现自己确实也只是来开开眼界的。真想干点什么……呵呵,下腹假丹还没大成呢,老衲还是远离这些女施主吧。
  
  再说了,我还未成年呢!不合适不合适~
  
  那么,现在该去干点什么呢?
  
  石铁心想了想,忽然想起刚刚那个黑人壮汉来。
  
  弱鸡,当然是弱鸡了一点。但相较于整体水平来说,那个弱鸡也拥有相当出色的水平,是一只肉质紧实的弱鸡。
  
  关键是那家伙的皮似乎有点硬,肉身强度有点高。
  
  常年习武,常年搏杀,石铁心早就对自己出多大力能造成多重的效果有了相对准确的把握与判断。他直觉性的就觉得,那个黑人稍微有点古怪。反正现在没事,那就去看看吧。
  
  于是石铁心找人问了问,问明了黑人关押的房间,就想过去瞧瞧。
  
  这娱乐城颇大,楼层数也不是只有两层。石铁心上了四楼,这一楼清净许多,是办公行政的楼层。在西装小弟们的指引中,石铁心一路前进。
  
  他已经想过了,那个黑人壮汉很有可能是练过什么硬功。如果能够获得这门硬功,或者至少能够得知这门硬功的来源,对他来说都很有帮助。
  
  但他正走着,到了一处拐角,刚一拐弯,对面就过来一个身影刚好也是一拐弯,与他擦身而过。
  
  这个擦身实在太快,没看清那人的面孔。但余光所见,石铁心却觉得那人的身形非常熟悉。
  
  嗯,天鹅颈,水蛇腰,蜜桃臀,大长腿——这不是那个健身房小姐姐么!
  
  石铁心赶紧回头,只看到一闪而逝的背影。
  
  没错,就是她!
  
  虽然只见过两次,虽然穿的衣服也不一样,但是石铁心对这个姑娘的背影印象深刻,因为她实在有一种特别的吸引力。
  
  每一天去健身房锻炼的时候,都想看看能不能再遇到这个姑娘,可却一直芳踪杳然。没有刻意去找,但若有若无之间,也确实有所期待。
  
  没有想到,今天竟然在这里再度偶遇!
  
  嗯?在“这里”偶遇?
  
  石铁心一皱眉,这个小姐姐,该不会是……在这儿“上班”吧!
  
  暂时把黑人壮汉的硬皮问题抛之脑后,石铁心转身追向了那个姑娘。这姑娘今天穿了一席酒红色的衣裙,裙角摇摆中,步履轻捷又优雅的向前行走。一举一动并不惺惺作态,并不搔首弄姿,并不故意扭腰摆臀,但偏偏有种勾魂摄魄的魅力。
  
  这魅力似乎是与生俱来的。
  
  石铁心跟在后面,保持了一个不远不近的距离。不多大会儿,那姑娘已经下了四楼到了三楼,转身间走入了一个台球咖啡厅。
  
  娱乐城的第三层,要比下面两层清静的多,台球咖啡厅正是这里的主要设施。这里可以喝咖啡、喝小酒,也能打台球,是一个休闲放松的去处,稍微还有那么点雅致的感觉。
  
  当然了,这里的特色不能丢,过来的客人往往都带着一个或几个女伴。
  
  这些女伴当然也都是精心化妆的美女、全力绽放的花朵。
  
  但当那一袭红裙走过的时候,百花为之而自惭形秽。
  
  走在后面的石铁心看的很清楚,不论是男是女,所有在台球咖啡馆中的人,全都或长或短、或偷偷摸摸或明目张胆的看过那个姑娘。
  
  女伴们看过之后转回头来继续与男人调笑,只是脸上稍微有些不自然,似乎被打击到了。
  
  男人们则忍不住看一眼再看一眼,有些干脆拧过身子伸长脖子,一瞬不瞬的行注目礼。
  
  这个姑娘来这儿是干什么的呢?
  
  在许多人的注视中,那姑娘走到一个空着的台球案前,用纤长的玉手拿起一根球杆,然后转过头来。
  
  石铁心这才看到了她的全貌。
  
  他决定不去描述了,因为他觉得自己的言辞学确实有些不太够格,不好用简略凝练的语言表述出这姑娘的长相。但在看到她全貌的一瞬间,石铁心就觉得,她的长相、身段、与气质,搭配的刚刚好。
  
  让人感觉,这张脸与这身材,确实就是最优组合,是无比和谐统一的整体,不是东拼西凑刀削斧刻的假货。
  
  还有那一双眼睛,那双杏眼,在眼妆的衬托下显得慵懒而性感。简直画龙点睛一样,点出了她最空灵最美丽但又带些阴暗与危险的气质。
  
  这种气质,东方叫谪仙人,以形容其纯粹,西方叫堕天使,以形容其诱惑。纯粹与诱惑并存,矛盾又统一的整体,一眼难忘的女人。
  
  “哈喽,美女,你是来这儿玩吗?”一个花花公子模样的人动作最快,立刻凑了上去:“要不要一起玩两把?”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