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1章 气场强大的发哥

    “发哥!”“发哥来了!”“发哥!”
  
      整个大厅,不论男女老少,所有人都在向那个男人问好。石铁心心中一凛,作为生日宴会的主人,让所有来宾都打招呼并不难,但是让所来宾都尊敬、都低头,这可绝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这说明这个发哥,确实不是个简单人物。
  
      在石铁心的注视中,那个男人身穿白西装,一派淡然风度,微微笑着向所有人点头致意。这个人一举一动中,似乎都散发着一种特殊的韵味。
  
      他只是站在那里,浑身上下似乎就有无数用正楷写出的“大佬”二字不断冒出、放射,让人在任何场合下都不会把他错认成什么小角色。
  
      这个发哥,甚至还有些儒雅。
  
      但气场,是真的强。
  
      至少表面上看起来是这样。
  
      石铁心凝视着他,隐秘的审视着他,然后又看了一眼身旁的僵尸脸三番,以及远处傻缺一样的阿辉。
  
      这个发哥,到底是真牛叉,还是假把式?
  
      如果是真牛叉,为什么手下的两个香主都不太上档次,尤其是阿辉跟个废物似得。但如果说是假把式吧……石铁心看着那双温润清澈的眼睛,不觉得此人是虚有其表的样子货。
  
      “发哥,生日快乐!”人群分开一个道,阿辉第一个跳出来,大嗓门嗷嗷叫:“我专门从古巴找来了最顶级的斯特龙雪茄,给发哥祝寿!”
  
      人群中立刻蔓延出一片惊叹。
  
      “斯特龙雪茄,那可是最顶级的手工雪茄啊。”“一小箱二十根就要十多万吧。”“辉哥真的是大手笔啊!”
  
      不知这些惊叹的人是不是阿辉找的托儿,反正阿辉现在得意洋洋的,老远还挑衅的看了石铁心一眼。
  
      “阿辉有心了。”发哥脸上的笑容加深,让人感受到他的喜悦。但这笑容又不显轻浮,让众人觉得他只是单纯的因为阿辉的这份心而高兴,而不是因为什么斯特龙雪茄。
  
      仅仅这一个表情,就让石铁心觉得这个发哥确实不简单。如果此人是演员,那么必然是影帝级老戏骨。
  
      三番第二个上前祝寿:“发哥,生日快乐。我送上玉璧一面,祝贺发哥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
  
      人群再度让开一条道,四个苦力小弟嘿咻嘿咻的搬来一面青玉屏。这青玉屏面积不小,上面雕龙刻凤、吉树结桃,很是吉祥应景。
  
      这个礼物不过不失,也比较合适送给五十来岁的道上大哥,算是一个稳妥的方案。而且价格不菲,也足表诚意。
  
      “阿番也有心了,我很喜欢。”发哥上下欣赏了一会儿屏风,拍了拍三番的肩膀。三番的脸上挤出了一脸笑容,宾主具欢的样子。
  
      两个香主送过礼物,该其他人送礼了。这个时候有不少人看向了石铁心,大家都知道他距离香主位置最近,在石铁心送礼之前别人都不会贸然上前。
  
      石铁心瞅瞅那个十万块的雪茄,又看了看不知多贵但肯定不便宜的青玉屏,脸色一正便淡定自若的走上前,拿出了原价五万的书法卷轴。
  
      “发哥,生日快乐。”石铁心双手将卷轴呈上:“这是一幅书帖,不知发哥可否喜欢。”
  
      “书帖?”
  
      近距离观察中,石铁心发现眼前男人的眼中露出了感兴趣的神色,亲自打开了封桶,展开卷轴准备一观。
  
      “什么什么,书帖?”一旁的阿辉忽然咋咋呼呼的开腔了:“是什么颜什么柳的真迹吗?”
  
      石铁心摇头:“并非文物,乃是当代人物所书。”
  
      “连文物都不是,那又能值多少钱?发哥过生日,你就给发哥送这么堆烂字,你这也有点太小气了吧。”阿辉一脸讥嘲:“莫非发哥赏给你的钱都花完了?我寻思着开开车也用不了那么多钱,该不会都扔女人肚皮上了吧!”
  
      四周人群开始窃窃私语。
  
      石铁心瞟了一眼阿辉,不急不缓道:“辉哥,先不说我买这书帖花了多少钱,书法艺术的价值本就不单纯用价钱高低、是不是文物古迹来衡量的。古未必胜今,今未必不如古。我看到这幅书帖,认为它很有收藏和鉴赏的价值,所以拿来送给发哥。”
  
      “鉴赏?”阿辉哈哈大笑:“你还懂什么书法鉴赏?”
  
      石铁心回忆了一下当初公园大爷的说辞,立刻开始头头是道的掉书袋:“观夫悬针垂露之异,奔雷坠石之奇,鸿飞兽骇之姿,鸾舞蛇惊之态,绝岸颓峰之势,临危据槁之形。或重若崩云,或轻如蝉翼。导之则泉注,顿之则山安。纤纤乎似初月之出天涯,落落乎犹众星之列河汉。同自然之妙有,非力运之能成。”
  
      说罢,石铁心看了阿辉一眼,淡然道:“在下只是略懂,辉哥如果在行,不如指点一二。”
  
      阿辉:……
  
      指点?
  
      别说什么指点了,石铁心一顿话说下来,阿辉整个都呆了。呆了老半天,阿辉忽然叫嚷起来:“你哔哔个什么吊玩意儿?说这些叽里呱啦的东西有屁用,考状元吗?”
  
      “好了,不要再吵了。”一直在一旁旁观的发哥忽然开了口。他看向石铁心,脸上的笑容显得很真诚:“你的这幅书帖我很喜欢,谢谢你的礼物。”
  
      石铁心发现,这位道上大哥虽然同样都是笑眯眯,但提到书帖的时候,目光深处似乎有些特别的波动。
  
      其余小弟一个个上前送礼,祝贺这位发哥的四十八岁生日。
  
      后面的事都顺理成章,发哥致辞,与大家同乐,像个贵族一样与来宾谈话。石铁心多吃少说,又补了七缕分量的精气,下腹假丹继续胀大,渐渐逼近了他曾经达到过的养精极限。
  
      片刻后,石铁心觉得百无聊赖,又懒得应付阿辉的自杀式侵扰,便找了个机会离开了会场。左转右转,来到一处僻静的露台,打算吹吹风清净一下。
  
      正在这时,一个温和的声音响起。
  
      “这里是我对这房子最喜欢的地方,风景通透敞亮,前方望而无遮。”
  
      石铁心一回头,就看到身穿白西装的发哥,带着通身的气派不紧不慢的走了过来。
  
      “发哥,你也来透透气?”
  
      “年龄大了,吵的头晕。”发哥看起来很随和:“刚才听到你的高论,没想到你竟然懂书法鉴赏,真的让我很意外。”


  
      石铁心很诚实:“都是硬背的,算不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