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9章 古怪的老贾

    后视镜中看到的,赫然是贾光素的脸。就连头上稀疏的毛发,也是一模一样。
  
      石铁心脱口而出一句“老贾”,然后他又有点窘迫,因为这个世界线中老贾应该不认识自己。
  
      可出乎预料的事情发生了。
  
      司机老贾从后视镜里看了他一眼,然后淡定的接了一句:“咋的啦,这一惊一乍的。”
  
      石铁心一愣,这个世界线的老贾,认识我吗?
  
      意识结块一阵颤抖,石铁心隐约知道,自己似乎确实认识老贾,而且是比较熟悉的关系。但到底是怎么认识的,又到底是怎样的关系,却模模糊糊并不真切。
  
      意识块中并没有抖落相关的讯息,可能不是什么要紧事吧。
  
      石铁心直觉这边的自己和这边的老贾的关系应该还不错,不能沉默以对。但又不知道到底什么情况,只能模棱两可的说道:“出租司机干的还不错吧?”
  
      “一般般。”老贾一边开车,一边头也不回的唠嗑:“现在的东京,一大堆破产的,一大堆失业的,一大堆信教的,一大堆自杀的。而且政府连个低保都不发,百姓穷的叮当响,哪有几个人坐出租?而且我这车烧油又厉害,也就指着你这样富得流油的道上大哥过日子了。”
  
      石铁心眨眨眼,表面上不动声色,暗地里分析一波。
  
      看来这老贾知道我在这边的身份,而且似乎并不当回事。说“道上大哥”四个字的时候有些微妙的加重强调,但又有些不以为然。
  
      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情况。
  
      唉,每次穿越世界线就得重新面对全新的人物关系,而且一时半会儿又弄不清楚,贼烦!
  
      “听说你这段日子风生水起啊小伙子。我去听个相声都能听到你的消息,街头声望隆重啊——黑尊。”
  
      石铁心不由有些讪讪。
  
      话说为什么心里总有一种不-良少年和班主任谈心的迷之尴尬?就连“黑尊”这两个字,从老贾嘴里说出来都有种尬爆的感觉!
  
      老贾瞟了一眼后视镜,看到石铁心讪讪的脸,又瞄了一眼石铁心手边的卷轴,继续道:“听说你的顶头上司,那个发哥,今天晚上过生日。你从字画店里走出来,莫非是想给帮派大哥送幅画?”
  
      “是书帖。”石铁心答了一句,然后又忽然觉得,老贾的消息为免也太灵通了点吧,连发哥过生日的事情都知道。
  
      都说强龙不压地头蛇,难道说,像老贾这样跑出租的的哥,才是真正消息灵通的地头蛇?
  
      “送书帖?嘿嘿,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老贾突然笑了,滋味莫名。滋滋滋,车载广播台突然响了,然后冒出电流声。老贾砰砰砸了砸中控,嘴里骂骂咧咧:“这破车,总有一天拆了你!对了年轻人,你是不是在找一个跨国执法的中年警察?”
  
      老贾怎么连这个都知道?
  
      石铁心心中疑窦丛生,忽然觉得老贾身上竟然泛起神秘莫测的感觉。但他的表情依然那么平静,似乎就像普通朋友聊天那样淡然:“对。”
  
      “你要对付欧阳宏?”
  
      我擦,这老贾有点太神了吧!竟然连我想对付欧阳宏都知道?大脑极速反应,石铁心最后决定说实话:“对。”
  
      反正大兴和鸿顺社对立,就算明摆着说要对付欧阳宏,也没什么大毛病。
  
      “行,我不保证一定能找到,但可以帮你留心。”
  
      石铁心仔细观察着老贾的侧脸,发现老贾神色自然,并没有什么异样。看来,老贾似乎是站在自己这一边的。
  
      后面老贾不说话了,石铁心自然也乐的沉默,免得多说多错。
  
      一路飞驰,一路超速,不起眼的的士开起来却非常稳当。路上既没有交警也少有车辆,超速**形同虚设,很快就到达了新宿的指定位置。嘎吱,刺耳的刹车声中,的士滑行老一段距离后停了下来。
  
      天黑了。
  
      不远处的豪宅区灯火通明。
  
      老贾一按打单机,蹦出一个价格来:“五百八,结账。”
  
      真黑!
  
      不过石铁心还是乖乖掏钱,就当支援贫困山区了。
  
      开门下车,石铁心正想走,老贾忽然从车里面喊了一声:“小伙子!”
  
      石铁心扭头看去,只见老贾的脸隐没在夜晚的黑暗中,看不清表情,只能听到声音:“快当香主了,你多小心一些。”
  
      说罢,老贾发动汽车,一个甩尾漂移飞驰而去。
  
      站在路边,石铁心看着那辆的士的尾灯,不由感到一种难以描述的奇异感。仔细回忆刚刚老贾所有的言语表现,总有一种不对劲儿的感觉。
  
      太突兀了。
  
      今天的见面也不像是偶遇,反而像是老贾故意出现在那里,故意拉自己过来。而且他说的所有的话,都仿佛话里有话、话外有话、话中间还有话的样子。
  
      真是古怪。
  
      到底是怎么回事?
  
      石铁心站在路边默然考虑片刻,又抓不到什么头绪,然后就看到一辆体格庞大的越野车带着呼啸声向这边横冲直撞的开了过来。
  
      “大哥!”“老细!”远远地,车上有人探出半边身子对着这边大喊,正是手下的四大天王。
  
      石铁心立刻收拾了思绪,暂时把老贾的事情放在一旁。
  
      汇合了四个小弟,石铁心率先向着前面的豪宅区走去。自从暗夜暴潮之后,日本房地产市场堪称崩漏带下。有钱有势的资本家大量出逃,富豪住宅区也空了不少。石铁心一路走来,眼前这个豪宅区入住率大约一半左右,而且很多宅邸中传出的都是南腔北调的华语。
  
      不一会儿,就来到了约定的位置。
  
      只见这是一栋三层豪宅,前庭后院,面积巨大。前庭中灯光耀眼,门庭若市。大量人员在这里聚集,有西装革履的男士,有衣着清凉的美女。刚刚不过七点,气氛已然非常热闹。不时听到噗通噗通的声音,这倒春寒的时候竟然有人在前庭游泳。


  
      “嘿,这不是‘黑尊’嘛,最近很火嘛你!”一个五短身材、身穿花褂的男子,大老远的就开始表情夸张地嚷嚷,言语中没有一点尊重:“最近过的怎么样啊,听说那个芍药夫人很辣啊,老二没烂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