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8章 出乎预料的偶遇

    上面的堂主怎么会无缘无故的办聚会?
  
      很快石铁心就从阿飞那里收到了消息——发哥生日,办的是生日晚宴。石铁心庆幸自己多问了一嘴,要不然到时候真当一个普通聚会空着手就去了,岂不是很尴尬?
  
      就算以后真的金盆洗手,现在也没必要太过桀骜、太过不合群。所以石铁心决定张罗一些礼物,趁机接触一下这个所谓的发哥,看看自己在“大兴”这个帮派中到底是什么位置。
  
      然后根据自己的见闻,再根据天命任务的情况,决定日后的去留。
  
      而初次见面,又是生日宴会,礼物当然要好好选一选。
  
      “发哥得有个四十多岁了吧,似乎是大陆北方人,具体的我不是很清楚。至于他喜欢什么东西,这个似乎没有什么特别的,好像什么都可以,也似乎什么都不是特别中意。”
  
      “知道了。”
  
      滴,挂断了阿飞的电话,石铁心独自漫步在东京街头,准备给上面的头领挑选一些合适的礼物。
  
      四十多岁,内陆北方人,对礼物之类的东西没有特别偏好。没有偏好,这就不好办了。不过发哥是一个帮派大哥,混帮派的还能喜欢些什么?
  
      石铁心想象了一下,在脑子里构建了一个大金链子大雪茄、一身纹身泡酒吧、动次大次动次大、手里搂着大波霸——的这么一个形象。作为帮派大哥,而且还是堂主,应该就是这样一个形象吧。
  
      那么这样的人会喜欢什么呢,想来大抵也跑不出一个范围。
  
      要不送他一盒上好的雪茄?
  
      普通货色人家不稀罕,不普通的货色这一时之间也找不到。
  
      那该咋整呢?
  
      石铁心在银座街头转来转去,从上午转到下午,饭吃了两顿,精气增进了不少,下腹假丹体积又扩大了一圈,达到了前所未有的大小,但竟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礼物。转悠了一圈,最后石铁心转进了一处文玩字画店。
  
      “老板,看文玩啊?”文玩店老板很热情,一开口就是华语。
  
      石铁心转了转,意外的发现这家店的东西竟然挺不错。文玩类的玩意儿石铁心不懂,视界系统上也没有标注。但是书法字帖挂轴类的东西,却有不少显示着属性。大多都是精品品级,少数还有极品等级的。
  
      石铁心一路看来,各种字体都有。行书,隶属,楷书,草书,眼花缭乱不一而足。
  
      “嗯?”脚步一顿,石铁心站在一副书帖前,看得很仔细。
  
      “老板真是好眼光,这是从国内弄来的好东西,是正宗的王氏书法作品!”老板仔细介绍道:“王氏是王羲之的后人,这一幅字就是八十多岁高寿的王令博老先生的亲笔手书!”
  
      王氏书法吗?
  
      石铁心看着这一幅四平八稳的楷书帖,觉得这个老板应该是没骗人。是不是他说的“王令博”老先生的亲笔手书还不知道,但这幅字,却应该是王氏书帖。
  
      因为这楷书帖看起来无甚出奇,但笔锋中却藏着石铁心非常熟悉的感觉,就是“大家遗风”中传下的感觉。如果让石铁心自己执毛笔写下一幅字,然后再把这幅字的水平凭空拔高好几层,那么与眼前这幅字帖应该就是孪生兄弟的样子了。
  
      视界系统中标注着“极品”品级,这个标注与书帖本身的水平,确实相符合。
  
      “这个怎么卖?”
  
      “这个……”老板眼珠一转,报了个价:“五万。”
  
      石铁心转身就走。
  
      你特么怎么不去抢!
  
      “四万……三万,三万好了!”老板嘴巴里的价格崩塌的很快:“两万五,最低两万五,绝对不能再低了!”
  
      两万五?
  
      我再练一段日子,我自己就能写出这样的书帖来,到时候我出两万,你买我的好了。
  
      别理这老板了,还是先去给那个发哥买礼物吧。看看天也不早了,再不买就来不及了。石铁心想罢抬脚就走,准备出门。
  
      “一万八——一万三——一万!一万整!”老板语速超快:“书圣后人真迹啊这是!送长辈、挂家里,都是绝好的藏品啊!”
  
      石铁心一顿,扭回头来。
  
      “如果是书圣本人的真迹,八十万我都给,书圣后人就算了。况且盛世的古董,乱世的黄金。现在世道艰难,文玩字画不值钱。”石铁心评估了一下书帖价值,然后脑内言辞学念气一阵鼓荡,给了个很有说服力的价位。
  
      “五百块,我拿走。”
  
      从五万到五百,这价格崩盘崩的……
  
      店老板整个愣了,呆呆看了石铁心半晌,然后小心还了一嘴:“八百块吧,图个吉利。”
  
      石铁心一想,觉得异国他乡的做个生意也不容易,多少得让人家赚点,所以:“六百,不成拉倒。对了,帮我好好包起来,我送人。”
  
      “好嘞!”老板立刻忙活起来,之前的报价仿佛从未存在过。
  
      石铁心站在字画店中环视一圈,突然觉得这种字画店真是个好地方。买一些极品字帖回去挂起来天天看,岂不是经常可以获得小星星?
  
      引申出去想一想,石铁心发现自己的钱其实可以有更多的用法。
  
      “包好了,您瞧瞧?”老板送来一个看起来质地精美的卷筒。
  
      “可以。”
  
      收了卷筒,石铁心走出字画店。
  
      不多想了,就送这个吧。给一个帮派大哥送字画似乎有些奇葩了,但石铁心忽然觉得这样或许也是个选择。四十多岁的人了,或许就想弄点东西装点门面。给他个字帖,让他提升一下格调,岂不正好?
  
      别管正好不正好,反正我是不想再找了。
  
      “坐车吗小伙子?”一辆出租车停在了石铁心身前,车里飘出了华语,看来东方国度的人已经全方位的占领了东京的各种行业。
  
      石铁心一看时间,又想了想距离,觉得坐个出租车也不错。下意识的看了一眼车内布置,发现没有铁栅栏、没有防弹玻璃,自己与司机能够直接接触。又看了看出租车的造型,高高隆起的车顶似乎能够容得下自己的头皮,于是便放下心来打开车门坐进了后座。
  
      “去哪啊小伙子?”司机师傅的声音听起来也不年轻了。
  
      “新宿。”石铁心答了一句,然后忽然又觉得不对,这个出租车司机说话的声音怎么那么耳熟?
  
      石铁心猛抬头,然后在车内后视镜中,看到了一张熟悉的脸。


  
      “老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