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饿虎登门 上


  这!
  这!!
  这!!!
  这竟然就是辅修秘录吗?!
  石铁心脑子里轰雷一片,心中震撼无以复加。明晃晃的大字在那儿放着,让石铁心不可能不相信。但想要接受起来,确实非常有难度。
  在星工子弟学校,不,在整个土木堡,辅修秘录都是代价高昂的战略资源。而且这种东西市场供应向来紧缺,价格时常上扬。就算是入品的工作人员,也不是谁都能长期负担的。说起来,石铁心这还是第一次见到,他之前都不知道辅修秘录是长成什么样子的。
  可这些卷子呢?
  另一个意识的记忆里,每隔一段时间学校都会发下来一部分卷子,每一个科目的都有。也就是说,每隔一段时间,都会,白送!
  白送啊!!
  辅修秘录直接白送的!!
  而且不是那种提速百分之一、百分之二的玩意儿,而是直接提速百分之二十的高质量辅修秘录!
  一扭头,石铁心猛然看向赵青苗。这家伙,手里拿着一整摞的辅修秘录,粗略一看有四十多张。就这一摞,如果搁在土木堡,这小豆芽早就被袭击多少次了。但现在,就让一个普普通通的小豆芽拿着,完全不设防。
  辅修秘录成批量的随便送,用完了不要紧,过段时间还会送。记忆中还会有专门的指导老师对辅修秘录使用过程中的错漏和不足进行订正指导,甚至公开传道,一点都不藏私。
  这就是心术修炼圣地的霸气吗?
  这就是凤鸣一中的威风吗?
  服了,我老铁服了,这里不愧是圣地,以后我石铁心就结结实实在这里混了!
  不过,这小豆芽似乎想要把还没用的辅修秘录收走——这怎么行?我还没用呢!不过这似乎是这里的传统,我该怎么才能想个办法把东西留下来呢?
  贿赂?
  没钱啊!
  威胁?
  别开玩笑了,这小子看起来还不错。而且无冤无仇的,威胁这手段也太下作了。
  那只能……说点好话求求情了,看看人家能不能破个例。不过一来就让人家破例,就连我也有些不好意思啊。
  石铁心期期艾艾转过头去的时候,却愕然发现赵青苗已经走了。
  还用说么!
  这大佬掏出一张空白卷子、往桌面上一拍,扭头看了这边一眼,目光凶恶的简直要择人而噬,意思不是已经很明显了么。我还在那等着,莫非是想听一句“老子没做”?万一人家一巴掌拍过来,疼的不还是我的脑袋?
  这群该死的不-良少年,说打就打,说骂就骂,真是可恶至极!
  赵青苗心中憋屈,但又不敢表现出来,只能回到座位上生闷气。不过片刻后,他又扭头偷偷看向石铁心,手指推了推眼镜,镜片噌的一下变得白刺刺的雪亮。
  哼,嚣张,现在尽情嚣张。
  虽然这么说有点怪怪的,但还是容我自豪的说一句——我们垃圾班,可不是那么好混的!强龙不压地头蛇,你这家伙初来乍到就这么惹眼,你等着麻烦上身吧!我可是看见了的,昨天晚上周楠那家伙很是不满的样子。周楠那坏种一肚子坏水,怎么可能老老实实把二十八班老大的位置让出来?
  左右看看,周楠到现在都还没来……
  妥了,那家伙一定是去搬救兵了。等周楠把救兵搬回来,抓着你往黑厕走一趟,嘿嘿,就让你知道什么叫追悔莫及!
  赵青苗觉得周楠一定是去合纵连横了。
  周楠去了吗?
  当然去了。
  而且一去就找到了凤鸣一中高一年级最狠毒的一帮人,人称黑手饿虎的高一三十班超级不-良少年、最有希望在换届时继承四大天王称号的人,藤超虢。
  整个一年级垃圾班所有不-良少年,如果要按资排辈排个顺序的话,名排第一的是高一二十九班的刘树风。虽然这家伙天天傻乎乎的,常说些什么“我刘川枫已经无敌了”之类的蠢话,但实力之强仅在二年级大龙哥之下,是唯一以一年级之身夺得四大天王宝座的强者。
  而藤超虢,就是排在刘树风下面不相上下的几人之一。其人家中似乎背景不小,以敢下狠手、能把人照死里欺负、作风凶残毫无顾忌著称。
  周楠想对付石铁心,却绝对不会去找刘树风,因为这刘树风除了能打、喜欢装酷犯傻、愿意与人交手以外,别的不良嗜好倒是不多。没有不良嗜好,那肯定就和周楠尿不到一个壶里去。
  再说了,万一刘树风和这新来的光明正大交手一番,发现棋逢对手将遇良才,最后再来个热血漫画中那种惺惺相惜怎么办?那不是平白给那小子找了个好靠山?
  所以这种时候,还是找毫无廉耻、毫无下限、心黑手辣的藤超虢好。
  而且,我周楠,路子也是很野的,知道很多别人不知道的事情。这一次驱虎吞狼,我十拿十稳……
  一处天台上,几个浑身上下挂着零件的学生正在吞云吐雾,周楠大老远的就开始嚎叫。
  “虢哥!虢哥我对不起你啊虢哥!我来负荆请罪啦虢哥!”
  这些不-良少年齐齐扭头,然后领头的一个面容阴沉狠厉的人站了起来。这个人看起来并不太高大强壮,皮肤白白的、脸上好几个青春痘,看起来竟然有些奶油小生的意思。但这人的眼神让人看着就不舒服,是那种打心底里发坏的眼神。
  这人就是藤超虢。
  “哦,楠子来了。”深深吸了一口烟,藤超虢阴沉的目光盯上了周楠:“怎么回事?对了,我让你买的烟呢?”
  “我就准备说这事儿呢!”周楠演技上身,愤恨交加:“虢哥,小弟昨天一早就把虢哥的烟准备好了,正想着晚上给您送过去呢。结果没成想,郑方头来了!郑方头把所有的烟都搜走了,一根都没给剩啊虢哥!”
  “嗯?”藤超虢眼睛一瞪,神色不善。他深深吸了一口烟,然后拿起烟头,呼的一下就戳了过来。滚烫的烟头直奔面孔,周楠心中一惊,就见烟头最终还是擦着自己的耳朵从脸侧划了过去。
  虚惊一场。


  但对面的男人似乎只是在勉强忍耐而已。
  “娘-了个-逼,你是不是,有病?”藤超虢脸色阴沉,语速很缓慢、很吓人:“你把老子的烟,弄丢了,还跑来,跟老子哭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