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章 光头传武,散手炸膛

    呼——,嘶——,石铁心又深呼吸一次,额头忍不住冒出汗滴。
  
      他当然不是临机领悟了什么玄妙。
  
      临机突破这种情况确实有,但以他的水平,还远远达不到厚积薄发、临机突破的地步。
  
      三日前,司徒光头曾经郑重其事的把他叫到办公室里,严肃的对着他说:“我这有一招,如果你真的为了赢可以豁出一切,那么你就拿去学习一下。”
  
      石铁心想到了一个名字,问道:“是你的‘老战友’说的炮拳?”
  
      “滚,炮拳怎么可能教给你!”司徒光头先骂了一声,然后又皱着眉头严肃道:“这是我自己从炮拳里面拆出来的小散手,无名无姓也没有套路,只是一种炮拳入门的发力技巧。它可以在任何一招中使用,能够增强爆发力。”
  
      “不过,想顺利用出来也不是那么容易。就算是这么一点小技巧,最好也要有扎实的养精功底才好。你的养精太差了,不过身体磨练的还成,所以我也只是试试,不能保证什么。”司徒光头挠了挠脑门:“现在教给你,到时候你能不能用出来还不一定,只能说给你最后一搏时的一点希望。”
  
      石铁心问道:“这技巧叫什么?”
  
      “炸膛。”
  
      “这名字也太不吉利了吧!”石铁心无力吐槽:“我这到底是打别人还是打自己?”
  
      “没有什么不需要付出代价,想赢那就要能豁出去才行。炸膛这招本就是自损一千的技巧,区别仅在于炸毁自己的时候,到底能不能同样炸到敌人。”司徒镇南的身上罕见的涌起了一种莫名的气势:“给我认真学,到底是伤敌零蛋还是伤敌一千,就看你能不能把这招学会!”
  
      【你接受了武学传承,领悟技巧:炸膛,目前修行进度:不合格】
  
      【炸膛:增强爆发力和杀伤力的技巧】
  
      【不合格:无法使用该技巧】
  
      炸膛这一招真的很难使用,关键是每用一次都会对使用部位造成巨大损伤。即便以他现在增加了四分之一的恢复力、以他接近普通人极限的身体素质,也只能勉勉强强压线承受而已。
  
      这几天内,根本没有办法多练习。每练一次,胳膊就像是废了一样需要休息许久才能缓过来。一开始几乎难以成功,后来倒是好了些,但每发一拳都需要静气凝神、准备良久。如此技巧,根本不可能在搏杀对敌的时候使用。
  
      最后,只能让那两点天赐金光上场,希望区区两点天赐金光也能有大作用。
  
      而天赐金光不愧是天赐金光,即便只是两点,也效用非凡。
  
      【“炸膛”修行进度提升至合格】
  
      【合格:可以成功用出该技巧】
  
      赛场上。
  
      嘶——,呼——,石铁心忍不住开始大喘气,额头的汗滴开始凝聚。两条胳膊的胳膊根就像是被火烧过一样疼痛,石铁心很清楚,他的基础拳术确实比不上贺冲的飞沙拳。招式对拆的话,他将全面落入下风。
  
      他现在唯一能给对方造成伤害的办法,就是像刚才那样逼的对方和他正面硬拼。
  
      噗通,打着旋转的贺冲狼狈落地,一摸脸侧,腮帮子生疼,而且摸了一手血。贺冲瞪着石铁心,表情像见鬼了一样:“不可能,不可能,这怎么可能,你这贱民……”
  
      “别那么多废话!”石铁心一声大吼:“废话越多越显的你无能!要么跪下喊爷爷,要么上来打死我,你敢来么垃圾!”
  
      “垃、垃圾?你这贱民敢叫我垃圾?”贺冲直接气炸了,他脸色涨红然后又变白,身上破损的光层快速复原,脚下一蹬表情扭曲的就直冲了过来:“我这就打死你!”
  
      啪,打响指的声音再起,石铁心一拳送出。
  
      但这一次贺冲脑袋一歪,上身一倒,闪过了石铁心的拳头。
  
      “你以为我是傻/逼吗?早就防着你了!”贺冲笑声猖狂:“我不会第三次中同一招……”
  
      啪!嘭!
  
      打响指的声音与沉闷的撞击声同时响起,石铁心一记重脚凶猛的踹在了贺冲的腹部。贺冲刚刚闪躲拳头的时候重心倒伏过多无法及时调整,被这一脚正正踢中。
  
      噗的一声,贺冲吐出一口血,眼珠子暴突的飞了出去。
  
      咕噜咕噜,贺冲在地上滚了几圈,然后不可思议的瞪视着石铁心,一脸“这怎么可能!”的表情。
  
      “可惜了,贺冲似乎练了特别的身法,刚刚那种情况下都能挪移卸力,没能直接踢断他的肠子或者一把抓住他……”心中暗道可惜,脸上确一点都看不出来,继续激怒贺冲道:“你确实是傻/逼,我刚才就只是打了一下响指而已。”
  
      刚刚送出的那一拳确实只是打了个响指,用音效骗了贺冲一招。
  
      虚则实之实则虚之,出其不意攻其不备。石铁心从小矮个的蛇形拳中领悟到的,可不仅仅是精深境界的基础拳术而已。
  
      啪,啪,石铁心故意又打了两个响指,毫无表情的面孔带着毫无表情的挑衅,让贺冲气的脑门都要彪血了。
  
      赛场内,双方斗智斗勇拼死搏杀,赛场外,却喧哗四起议论处处。
  
      这两场半决赛,都是出乎预料的长,也出乎预料的精彩,引得那些虽然失败但没有彻底昏迷、还留在一旁观战的考生们不断讨论。
  
      “那个不是一飞冲天的贺冲吗?竟然陷入苦战!和他对打的是谁啊,看他们两个好像认识的样子,是熟人吗?”
  
      “那个是……那个是我们星工子弟学校的石铁心。”星工子弟学校的学生表情复杂的看着在半决赛场上浴血厮杀的石铁心,有些不敢置信,又有些微微的骄傲:“半决赛四个人,有三个都是我们学校的!”
  
      星工子弟学校向来在别的学校面前抬不起头来,但半决赛几乎被星工子弟学校包圆,立刻让这些学生有些扬眉吐气的感觉。
  
      不过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越是星工子弟学校的同学,此时反而越是唱衰石铁心。尤其是某些眼神闪烁的家伙,更是嘴里没个把门的。
  
      “这个石铁心好像很牛逼啊,说不定能把那个拽的不得了的贺冲干掉!”
  
      “切,凭他?不可能不可能,也就是三板斧而已。”
  
      “这家伙在学校里横行霸道无恶不作,被冲哥打死在台上才好!”
  
      手机端  м.ōm  无广告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