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章 半决赛,战贺冲!

    啪啪啪!
  
      一连三击,全都往胸口招呼,拳拳尽力。狠辣属性发挥作用,那人被打的鲜血迸溅,胸骨暴折。鲜血不断从喉间涌上面门,那人无力的看着天空,浑身颤了颤,便咔嚓一下落出了秘境,掉进了医疗队的担架中。
  
      话说在这里开医院真的太赚了!
  
      石铁心浑身染血,悍然起身。看向他处时,只见四个秘境竟然难分先后,基本都在这个时候解决了敌人。
  
      目光从一个人看到另一个人,石铁心知道这三个人的水平与其他对手都不相同。
  
      这是一个强者愈强的世界,从自己的遭遇中便能看出,越是强悍,越能够获得天赐金光。而获得天赐金光便会更加强悍,以至于让稍下一层的人难以追及,使顶级与次顶级的层差越来越大。
  
      要知道小狗蛋子从小便在规划安排中,有计划的修行某种技艺、有规划的猎取天赐金光。贺冲的家世肯定远远比不上司崇天,但他想来也会用同样的方法强化自己,思路是一样的。
  
      看看另外三个秘境,这三个人,肯定都拿过天赐金光。不知量大量小,但肯定都有。若非如此,也不会走到此处。
  
      那么,自己下一场对手会是谁?
  
      不只是石铁心关注,所有还没昏迷的人都关注。因为这四个人中,要决出前三名获取天赐金光,换句话说必将有一人差之毫厘但又竹篮打水一场空。
  
      “败者退场,胜者继续,合!”
  
      龙图学士再施秘法,最后的四个秘境在时空维度上再度跳起了惊艳的舞蹈。六色流转,两两融合,石铁心严肃的看着自己的对面。
  
      当六色的涟漪平息,当看到自己的对手,石铁心表情一凝,旋即,又微笑起来。
  
      贺冲。
  
      是贺冲!
  
      终于是,遇到他了!
  
      自己想象过,在小乡试的决赛中击败贺冲的场面。如今,虽然不是决赛,但也不差。至少贺冲没有被什么不认识的家伙随随便便的截击在哪里,毕竟复仇还是亲手所为才能尽享甘美。
  
      况且——半决赛?
  
      好。
  
      很好。
  
      太好了!
  
      嘶——深深吸气,五指屈、五指伸、五指握紧,石铁心只觉一种仿佛电击一般酥酥麻麻的感觉从心灵深处涌出,自尾椎至上头顶,让他的双眼中都要放出光来。
  
      “石、铁、心!”对面的贺冲表情扭曲,一声大吼:“在半决赛遇到你真是太好了!你不知道,这些天我吃了多少苦,花了多少资源!我不仅要干掉你,还要在这里把你一寸一寸的碾碎,让你根本没有资格争夺第三名,让你一丁点天赐金光也拿不到!”
  
      石铁心则咧开嘴巴,牙齿如野兽般锋利森寒,大声喝道:“说得很好!我们两个的想法,真是难得的一致啊!”
  
      贺冲一愣,然后反应过来,狞笑道:“不自量力,这就送你去死!”
  
      “那还等什么呢?”石铁心张开双臂,染血的面孔显得尤其恐怖:“来吧,让我们——互相厮杀!”
  
      “喝——!”
  
      “哈——!”
  
      熊熊,石铁心与贺冲的身上同时腾起六色光芒,脚下咔嚓声响,两人已经快速冲出,直击对方。
  
      嘭!
  
      以拳对拳。
  
      咚!
  
      以脚对脚。
  
      过往的所有矛盾、算计、轻视、侮辱、仇恨,此时此刻都化作了每一拳的杀伤、每一脚的力道。砰砰啪啪,石铁心与贺冲的决战在第一时间便燃上高潮,两人谁都毫不退步,相距一米有余站定原地,狂吼中四只拳头眼花缭乱全数轰向对方。
  
      锵锵锵锵!
  
      光层在摩擦碰撞,破碎又修复,修复又破碎。六色的光斑飞溅着,绷紧的肌肉似乎要涨裂廉价的衣衫,石铁心就像一尊重炮炮台,与对面的贺冲展开了一步不退的决死对轰!
  
      “喝啊啊啊啊——!吃我飞沙拳!”
  
      贺冲大叫着,两只拳头刹那间速度飙升。嘶嘶嘶,空气被不断刺破,贺冲的拳影弹指间如同沙暴般劈头盖脸的打来,刹那间石铁心头脸胸膛不断中招。
  
      快!
  
      贺冲的拳速好快,而且落力好强!
  
      每一拳不仅带着六色的光层,而且全都携带着精气的威力。家世不凡的贺冲养精境界要比石铁心高得多,如今这些精气如同不要钱一般挥霍出来,全都用在了双拳加速的方面。
  
      格挡,已经无法完全挡下。
  
      “你不可能打得赢我!”贺冲在叫嚣:“你以为凭你的破烂基础拳术就能赢得了我吗?我已经请专人研究过所有你打伤的人,并进行过专门用来对付你的训练!你知道这要消耗多少资源吗?你知道我的飞沙拳品相多高吗?你这种贱民,凭什么打得赢花了钱的我!”
  
      嘭啪,额头光层被打碎突破,还来不及恢复,额角便已经被打的崩开一道豁口。热血滚滚而下,但石铁心面如磐石,毫不动摇。
  
      既然挡不下,那就不挡了,全力进攻!
  
      咚咚咚咚,石铁心双臂抡起,双肩像杠杆一样摆动做功。普普通通的基础拳术无法给他提供超高的拳速或者灵活的变招,但石铁心憋着一口气。这是一口不屈的气,这是一口不平的气。
  
      生死挣扎的点点滴滴,生活压迫的千锤万磨,每一次在隐忍与尊严之间的取舍权衡,每一次想放弃时又不甘倒下的咬牙坚持。
  
      所有一切,全都变成一口气,在石铁心的胸膛中爆燃、增压,化作了超出自身极限的力道。
  
      啪,臂部筋肉猛然一跳,发出了一声仿佛弹动大筋、又像是打了个响指一样的声音。
  
      同时,石铁心右臂重拳猛然加快,带着万钧之力轰然砸在贺冲胸口。
  
      咔嚓!
  
      光层碎裂,贺冲倒退三步,眼神惊疑不定,脸色半红半白:“这、这不可能,这怎么可能!”
  
      呼——石铁心长长吐出一口气,然后复又吸气。在袖笼之下,刚刚跳起的那根肌肉表皮上已经一片淤青,好像受了不轻的伤。
  
      然而石铁心脸上完全不露,只是抬起手用力一指贺冲,然后并起四指一招:“再来!”
  
      贺冲仿佛受到了巨大的羞辱,表情瞬间扭曲,然后狂吼一声飞身扑上:“我不信!飞沙拳不可能败给垃圾基础拳术,我不可能输!”
  
      啪,还是那种打了个响指的声音,石铁心左臂怒抡,一个摆拳砸在了贺冲的侧颅上。


  
      咔嚓咔嚓,光层碎裂的声响中,贺冲凌空转着圈的飞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