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章 金榜定序

    “牧原区今年这一届,真的是……一届不如一届了。”
  
      市政厅教育处副处长坐在主席台上看着下面的考试,眼中失望不加掩饰。而陪在一旁的牧原区教育局局长有些尴尬,但又无话可说。
  
      身在文心秘境中的石铁心看不到,但这些主席台上的人看得一清二楚。接近五千人参加小乡试,结果第一试就刷下去两千多人。落第人数多还不说,还有很多蒙童在应试的时候东倒西歪、被光辉人形一招撂倒,可以说丑态百出。
  
      但这并不能完全怪考生。
  
      能坐在主席台上的都是有修为的,否则他们也坐不到这里来。
  
      “这个木地板太滑了。”
  
      有人直言不讳的说了出来,牧原区教育局长更显尴尬。为了场面上好看,局长专门下令要把场馆收拾的光鲜亮丽,地板全部打蜡处理。没想到这个面子工程却对小乡试产生了如此影响,不知道事后会不会被追究责任。
  
      “这一届学生下盘很不稳,教育质量确实有待提高,我反省,我反省。”教育局长随便解释了两句,想先揭过地板打蜡的事情。而就在这说话的档口,二试也已经考完了。
  
      通过一试的两千六百人中,只有区区四百人通过了二试。
  
      大批量的考生跌出秘境,哎哟哎哟的痛呼声充斥全场。这两千二百个铜榜生员也能进一步求学,但只能去三类正学,以后基本上都是职业培训的方向。想要在学联正序中某个出身?凭这些铜榜生员是没戏了。
  
      “南城区传来消息,他们二试通过者有一千四百人。”
  
      “北城区传来消息,他们的二试也结束了,也是一千四百多人通过。”
  
      “上城区人数更多,一千八百多人通过二试,厉害!”
  
      每年小乡试的时候,九个区都会各种较劲,即便在考试中也是消息传的满天飞。耳朵里听着别人家的银榜数量,再看看下面硕果仅存的四百露头,牧原区局长不得不承认,自己区的教育水平确实有些过于丢人了。
  
      而这,只是丢人的起点,而不是结束。
  
      “嚯,上城区速度真快,金榜定序已经开始了,有三百三十多人进金榜!”
  
      “南城区紧随其后,金榜定序也开始了,两百八十人进金榜!”
  
      “北城区也是两百八十多人,就是不知道这一次的南北之争到底谁胜谁败。”
  
      三百三?两百八?
  
      教育局长看向了下面的三试,文心秘境嚓咔嚓卡不断破裂。那些文心秘境就像大风中的泡泡,与教育局长的脸皮一起快速破碎,数量直降。
  
      不多时,三试结束。
  
      “不到三十个?”副处长也有些烦了:“进金榜定序的还不到三十个?老王,你这个情况确实比别的地方差不少,需要加加紧了!”
  
      “是,是!”局长额头抹汗,这一次无话可说。
  
      比上城区差了十倍还要多?地板打蜡误我牧原区啊!
  
      现在唯一还有悬念的就是金榜定序了,希望金榜定序里面能有一些亮眼的情况,挽回一些牧原区的脸面。教育局长搭眼一看,八九不离十,能进金榜定序的基本都有数,就是那几个。
  
      嗯?那里怎么还有一个光着脚的小子?
  
      没见过啊,这小子是谁?
  
      “金榜定序,取首三位以赐金光。”龙图学士看着下面二十九个文心秘境,尤其是看了一眼光着脚的石铁心,手中法诀变幻双手一合:“合!”
  
      二十九个文心秘境随机变幻,在空间维度中跳出了令人惊叹的舞蹈,而后两两融合、合二为一。这些东西身在秘境之中的考生是看不到的,他们只能看到四周六色萦绕的秘境边界光辉流转,然后互相之间竟然能够看到了。
  
      不仅看到了十米外的对手,也看到了其他的秘境,看到了其他考场中的对手。
  
      学联考制真是坏得很,这个时候偏偏互相可见,应该是故意的!
  
      如此一来,就更要争分夺秒了!
  
      唯有率先解决了对手,才能减少被其他对手观察琢磨的机会,甚至才有机会再度观察别人。
  
      石铁心眼神一定看向对面,然后突然发现竟然还是个熟人。
  
      正是石铁心分开八百人潮时最后一个挡路的家伙,那个孔武有力放嘴炮的。石铁心并不知道这家伙的名字,但也知道他是二班班长,也是个能打的。
  
      “石铁心,没想到竟然在这里碰到你!正好,那天你用言辞学蛊惑我让我退了半步,但今天我要一雪前耻,让你知道你没有资格让我让步!”那人大踏步前来,脚下昂贵的练功鞋摩擦着木地板,走的非常稳当。
  
      而石铁心则站在原地,目光瞬间钉在了他的鞋上。
  
      “石铁心,你的打法凶残,但拳法太差了!区区基础拳术,早就让人琢磨透彻!”那人似乎想来个攻心为上:“与我的古流拳术比起来,你的拳法简陋粗糙而毫无杀伤力,我寻访了所有被你打伤的人,已经很清楚你的拳法弱点,面对我,你根本没有胜算!”
  
      那人双臂挥动眼花缭乱,身法灵活左晃右闪,一个简单的突进竟然让人很难抓到他的重心与拳路,正是最适合对付石铁心这种大威力但路数简单的人。
  
      看来这老兄确实是提前下功夫了,确实仔细研究过石铁心的拳法。
  
      石铁心抬手招架,但被那家伙一晃而过。拳头一转便向内偏移过去,一拳便轰在石铁心的肩窝上。
  
      听锵的一声响,稳稳落拳,毫无卸力。
  
      那人嘴角上扬,胜券在握。只要一拳打碎这家伙的肩膀,他便是头没了牙的老虎,自己便赢定了。
  
      但一瞬间后,胜券在握又转为惊愕,因为自己落拳之处,似乎……没啥效果?
  
      喂!
  
      不会吧!
  
      我是眼花了吗?
  
      不,仔细看去,还是有一点效果的,那家伙的肩窝处的光层好像稍微有一点凹陷……卧槽我这么一拳过去,只有一点凹陷?这家伙的心术到底是什么级别!
  
      正惊愕中,啪的一声响,石铁心刚刚招架架空的左臂向前一探,稳稳抓住了对面的肩膀。那人一惊,肩膀一抖就想抖脱。但石铁心五指用力死死一扣,技法一般但力气够大。只听咔嚓几声响,那人肩膀处的光层被洞穿捏碎。


  
      下一刻,带着光层的五指直接抓破了血肉,抓进了那人的肩膀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