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章 祭酒王兴顺,备战小乡试

    “好好,行行,没问题!”司徒光头不知从那里摸出一个小本本:“对了,采访你一下,祭酒大人都是怎么吹……怎么夸奖我们家才子的?我记录一下,以后写进遗孤院名人堂里。”
  
      陈主任没好气,然后又无奈了,叹气说道:“祭酒大人说,小兄弟的书体中,有大家遗风。”
  
      大家遗风?
  
      听到这四个字,石铁心不由一愣,下意识的脱口而出:“王兴顺?”
  
      “哦?”陈主任意外道:“你竟然知道祭酒大人名讳?不过,为表尊重,可不要这样随便宣之于口啊。”
  
      石铁心,彻底呆了。
  
      半小时后。
  
      咣当,咣当,石铁心与司徒镇南并排坐在空轨上,两人都是一副默默寻思的样子。
  
      太空城的夜景在车窗外划过,石铁心却皱紧了眉头。
  
      他真的没有想到,竟然会在这样的场合下,这样的情况中,再度听到这样一个名字。
  
      王兴顺?
  
      难怪这祭酒大人对自己青眼有加,难怪说自己“大家遗风”,我可不就是从你那里弄到的遗风么!
  
      没想到啊,真的没想到。
  
      不过仔细想想,所谓的世界线,是同一个世界在不同可能性中的不同演进。自己的世界线与状元石的世界线从百年前开始便已分开,一百年的演进中,千变万化奥妙无穷。
  
      那一个世界线中卖字帖的书法家,在这个世界线中成为了高高在上的祭酒大人。而对绝大多数人来说都极难接触到的祭酒真传,竟然在那一个世界线中让一个混子翻墙买书就这么买来了。
  
      人生际遇之莫测,缘分之奇妙,真是无法言说。
  
      只不过,两个世界线中的王兴顺到底是不是同一个人呢?要知道父母造娃是个概率问题,但凡换个时间,或者换个姿势,甚至哪怕说完全一样的重来一遍,所诞生的孩子就很大概率不是之前那个。
  
      很可能,这个王兴顺,是那一个王兴顺的“兄弟”,只是父母起名时遵循了同样的想法,在苦恼的翻遍字典之后,还是取了同样的名字,并从小进行了同样的教育。当然,也有可能是两个王兴顺确实就是同一个人。
  
      算了,这两个王兴顺是不是同一个人都并不重要,石铁心现在也无心探究世界线之间的奇妙关系。他只是看着自己的视界系统,盯着那个奖状徽章。
  
      二十二!
  
      书法上的获奖只给了他十七个刻度的金光,比之凤鸣一中的全校并列第一都远远不如,只有差不多三分之一的量。但再少,也足以让石铁心继续加点。看看那可丁可卯的二十多点,又看了看自己的博物学和生物学,石铁心嘴角渐渐绽放笑容。
  
      完美主义者的福音!
  
      一家人就要齐齐整整!
  
      思辨属性和根骨属性,现在终于要落袋为安。
  
      啪,司徒光头拍着石铁心的肩膀:“你寻思什么呢,笑的这么嚣张?”
  
      “我寻思……我要借钱。借钱购买养身精食,然后以最完美的状态迎接小乡试。”
  
      “借钱?看来你做了决定,不选择‘现在’了?”
  
      “我已经不再担忧自己的‘现在’。”石铁心握了握拳头,身上腾起了强大的自信:“陈主任说得对,我不会永远窝在牧原区,我终究会走出来。今天让我眼红心跳的一万点,未来却未必还放在我眼中。所以……”
  
      “所以?”
  
      “所以,”啪,石铁心反过来抓住了司徒镇南的肩膀,看向了身旁的老光头:“支援点呗——战友?”
  
      “滚!”
  
      “你不是说四海之内皆战友么?”
  
      “继续滚!”
  
      咣当,咣当,空轨继续驶向前方,好似永不停息。
  
      接下来的几天,石铁心非常充实也非常平稳,意外的,并没有谁来耍阴招使绊子。
  
      ——肉联厂中——
  
      “瞧一瞧看一看,祭酒大人金口玉言,土木堡书法潜力第一,青年书法第一名家!私人订制的手工名片,一枚一个点,过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小狗蛋子死死拽住了陶忠明:“一个点,你买不了吃亏,一个点,你买不了上当,一个点,你却能买到格调、买到品味、买到面子!现在限量发售,欲购从速啊!”
  
      ——遗孤院里——
  
      “喂?诶,是刘总啊,我就是小司徒啊。什么?哦,有这事有这事,就是我们这里,就是这个石铁心。哦?想写幅字?没问题没问题,您想要什么,‘招财进宝’还是‘日进斗金’?都不是?那是……把述职报告抄一份?没问题没问题!”
  
      老光头对着电话一脸谄媚:“不要钱,哪能要您什么钱呢?就是那个什么,我们这边有几个孩子快成年了,您看您那边缺不缺人,我让他们去帮忙——免费也行啊!……哦,哦,是,呃……好吧,那先把述职报告给您送去。”
  
      放下电话,老光头对着石铁心比了个手势:“述职报告一份,写!对了,你现在这点名气还不够,小乡试上给我一炮而红!一炮而红明白吗?就是说至少也要给我上个银榜!”
  
      ——秘境中——
  
      “大哥铁,我要上了!”小狗蛋子严肃道:“虽然只是切磋,但为了对武学虔诚,我也不会故意收手放水,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石铁心拿好架势:“来吧。”
  
      “喝!”
  
      嗖,司崇天速度飞快,气势惊人,一拳捣来,石铁心在强压中继续磨练自己的基础拳法。
  
      ——个人房间里——
  
      石铁心平心静气躺在床上,脑海的青空里已经有六颗星星在莹莹发光。石铁心躺在床上,呼吸深长而平缓。
  
      某时某刻,石铁心忽然睁开眼睛。在那神秘的图中,代表状元石的光点彻底沉寂下去,就好像耗尽了电能的手机关闭了屏幕。石铁心知道,状元石那边的信息传输到此已经彻底耗尽了能量。
  
      噼里啪啦,最后几颗星星飞来,撞在了数学和言辞学的进度条上。
  
      数学进度条光芒一闪,进入了优秀等次。而言辞学由于在书法大赛上的见闻,更要多出去十几个刻度。
  
      六门基础第一重完美,两门基础第二重优秀。
  
      石铁心吸了一口气,下腹部比黄豆粒大一些的假丹微微鼓起,这几天投入了接近五百点资金狂吃低级养身精食,养精水平也回到了较高值。
  
      自己已经到了现在能够做到的极限。


  
      那么,小乡试上的对手们,你们准备好面对铁霸王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