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5章 逆流!


  气机交感只是一瞬,旋即就消失。在他们这个级别的修行者身上,这种气机交感还很轻微、很短暂、很模糊,模糊的甚至有些虚幻,让人分不清真假。
  贺冲一愣神,然后甩甩头。没顾得上让王佳旭改口,贺冲有些惊疑不定。以他的心术修为,那区区遗孤院贱民,怎么可能让他感到压迫?
  幻觉,一定是幻觉。
  贺冲思量重重的时候,石铁心则看向了挡在前面的八百人。
  刚刚在面对贺冲时,这八百人寂静无声,老实让道。他们真的打不过贺冲吗?未必,因为贺冲为了考试专精心术,拳脚只是稀疏平常,真刀真枪的干起来,贺冲甚至打不过石铁心。这八百人中,总有人能阻拦他。但他们都不会阻拦,只会顺从,只会恭送。
  而面对石铁心的时候,这八百人却截然不同。
  “这家伙怎么来了?”
  “一个遗孤院的小杂种,竟然还想参加小乡试,这是疯了吧。”
  “冲哥明摆着就是要封杀他,这小子不知道低头,还跑过来考试,简直不知死活!”
  “看他以后怎么办!”
  一个两个,或是窃窃私语,或是明目张胆,眼中所及未有几张友善的面孔。这子弟学校中都是子弟兵,子弟兵内部关系纷繁复杂,但面对他这个外人的时候倒是态度很一致。
  同样的八百人,一个顺风顺水,天地借力。一个逆光逆流,山险水恶。这就是贺冲与石铁心境遇的直接体现。
  而石铁心要做的,却与贺冲一样。
  那就是,把这八百人——分开!
  “喂,干什么,老老实实的在后面等着!”最后面的那个人转身对着石铁心叫嚷着。
  石铁心低头看着他,面无表情:“你想第一个测?”
  那男生立刻支支吾吾道:“不敢不敢,第一个肯定是……”
  “你不敢,就让到一旁。”
  那男生愣愣瞧着石铁心,正想讥嘲开口,就见石铁心忽然握拳、吸气。嘶——胸膛高高鼓起,然后石铁心看着前面挡过来、阻过来的所有人,张口爆吼道:“今天,我与贺冲争第一!你们若争,那便来争。若不争,那便莫要挡我!不争又阻我者,视同贺冲走狗,开秘境,死战!”
  八百人一瞬间鸦雀无声,全校内回音激荡。
  静默,然后,全都哗然。
  “这家伙疯了!”
  “简直可笑!”
  “妈的,他以为他是谁啊!”
  石铁心却不管那些。
  他可以等,他可以一直等到最后,反正不论在前面还是在后面,都是一样要测试。但他又不能等,因为这并不是一场公平的测试。贺冲做过一次的事,还能再做一遍。如果他最后一个测,那么风险将极大。
  他必须第一,只有第一,才最安全。
  所以,他低头看向挡在前面那个男生。
  “你挡我?”
  “嘿嘿,我挡你又如何?你——”
  咔嚓!
  琉璃扩散,秘境张开,石铁心二话不说一拳捣出。那男生一惊,想阻拦的时候已经晚了。
  噗。
  “啊——!”
  一声惨叫,男生跌出秘境,已经晕倒在一旁。
  秒杀!
  “刚刚到底是怎么回事?”
  “发生了什么?”
  “不知道!”
  石铁心跨前一步,来到第二个人面前,这是一个女生。
  “你挡我?”
  那女生支支吾吾,有些惊慌,然后又一挺胸,尖声叫道:“挡你又怎样,冲哥可是我的——”
  咔嚓!
  琉璃瞬间扩散,然后又瞬间收缩。
  “啊——!”
  一声惨叫,女生嚎叫着倒地,竟然也是秒杀!
  “到底发生了什么?”
  “不清楚,看不到啊!”
  “石铁心从前没有这么厉害吧?”
  “对啊,那家伙从前除了狠,一无是处。但现在怎么……”
  跨过了那个女生,石铁心看向第三个人,还是同样的一句话。
  “你挡我?”
  “我,我,这……”这一次,那男生有些踌躇起来。他看着倒在地上的两人,这两人恐怕没戏参加资格测了。
  在站队的时候排到这么往后的位置,说明这几个人的力术水平半斤八两,都很差。但与那些彻底放弃的人不同,这男生还是有些指望的,希望自己能够弄一个铁榜生员的身份。
  所以男生站在原地,一时有些挣扎。
  石铁心手臂一拨,那男生毫无反抗的就被拨到一旁,既不吭声也不抬头。
  第四个人。
  这是一个曾经被石铁心修理过的家伙。
  “我既不争第一也不挡你,我让道,我让道!”
  第五个人。
  看着前面两人都让了,他觉得石铁心素来声名在外,而且自己的老爸也不是贺家那一系的。现在测评当前,自己为什么要当贺冲的马前卒?所以他老老实实往旁边一躲:“你过,你过,我不争第一。”
  第六个。
  “呸!一群软蛋,我们这么多人,那轮到他嚣张?小子,你——”
  咔嚓。
  噗嗤。
  “啊——!!”
  又是一招秒!
  石铁心跨过那人,面如磐石,继续向前。
  第七个。
  “我操-你妈……”
  咔嚓。
  嘭嘭嘭!
  这一次是个闪电般的三连击,那人满口喷血零落倒地。
  啪啪啪,视界中的飞星不断飞来,基础拳术的进度条不断延伸。石铁心再度跨步,一步杀一人,走向第八个。
  第八个没有说话,沉默片刻,看了看后面的贺冲,然后二话不说一声爆吼挥拳便打。
  咔嚓,秘境展开。
  这一次,这个第八人的拳法要比前面的强很多。
  但石铁心表情纹丝不动,他甚至没有动用宝贵的精气。
  他的心中,有一条化了蛟的毒蛇在纵掠厮杀。看过小矮个时雨雷的蛇形拳之后,石铁心触动极大。就像看过高手操作之后忽然大开眼界,忽然顿悟原来游戏还能这么玩,然后在短时间内突飞猛进一般。
  石铁心那本就水平不差的基础拳术,竟然翻天覆地一般展露出全新的的气象
  更狠辣,更凌厉,节省体力,追求效率,一击必杀!
  虚则实之,实则虚之,用最简单而最有效的幻惑之计,在付出最小的代价后,赢得最大的战果——噗!石铁心两根手指如同巨蛇毒牙,瞬间便刺穿了敌人的眼球。


  “啊——!”
  惨叫声中,石铁心单臂一转一盘一绞,咔嚓脆响中,那人脑袋转了一百八十度,凄惨的倒了下去。咔嚓一下秘境破碎,已死的男生变成重伤,而石铁心被击断的肋骨也恢复原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