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章 小乡试资格测!


  星工联合集团是土木堡的产业巨头之一,下属工厂和事业体很多,供职于星工联的正式员工也很多。别看只是一个子弟蒙学,每一个年级都有大约八百人左右的蒙童就读。
  星工子弟学校坐落于星工联的老总部,在牧原区的老城区,建筑历史很久远,面积也不算大,设施也不算先进。因为集团发展,总部搬走了,这里就改造成了蒙学,为星工联的未来制造嫡系新血。
  早八点,子弟学校里已经一片热闹。
  八百余人也不回教室了,聚在一起乌泱泱一大片,干什么的都有。蒙学不能一直学下去,蒙童也不可能一直当着。学联有明文规定,小乡试必须在十六岁之前参加。只有在十六岁之前参试并且通过,才能拥有正选生员的身份。
  “今天就要进行资格测试了,好紧张啊……”
  “紧张什么?不过一个资格测试而已,稳得很,妥妥的。”
  “你这么淡定,肯定是去学力中心提前做过评测了是不是?你爸还真舍得花钱啊!唉,我就不行了,我老爸只知道喝酒,一点存款都没有,希望未来能够接他的班吧。”
  “别这么丧气嘛,我觉得你通过资格测的概率还是很大的。即便最后没有当上正选生员,能当个铁榜生员也行啊,以后进了集团提级也容易些。”
  蒙童们聚在一起,有人喜有人忧,有人信心百倍有人忐忑不安。虽然即便从蒙学结业走人之后也一样可以继续修习心术,但那种自己修行的野路子终究和学联体系培养出来的正规生员不一样。实力上不好评判,但身份上天差地远。
  有些人暗自咬牙,就算没考上,也至少要通过资格测。那些通过了资格测但没有真正考上的,被戏称为“铁榜生员”。虽然都是没考上,但和普通结业还是有些微妙的不同,在鄙视链中还是比普通蒙童要高一筹。
  “看,贺冲来了!”
  “冲哥好。”
  “冲哥好!”
  贺冲领着自己的嫡系小弟,顾盼生威的走进了大操场。大操场上八百人,敢挡前路无一者。八百多蒙童如同被分开的海潮,自发的让出一条路,让贺冲所过之处一片坦途。
  贺冲面容严肃,但又忍不住嘴角上翘。
  没错,就是这样,就是这个感觉!目光所及,全都俯首,这就是我应有的地位,这就是我未来的缩影!
  前面的蒙童慌慌张张让到两旁,直接在操场正中间开出一条路来。而道路的最前面,摆放着一台巨大的机器。这机器总体来说呈现立柱形态,但做工复杂精巧,不仅拥有十足的科技感,而且还带着魔幻气息。
  立柱下端有一个晶球,顶端还有一个晶球。两个晶球之间以复杂的纹路相连接,贺冲神色一定,这就是资格测的检测仪。这检测仪能够综合个人信息、过往记录、信用档案,尤其是能够粗略检测心术水平,能够在一瞬间就判断出受测者到底有没有资格参与牧原区小乡试。
  “校长来了!”
  前排的学生一阵哗然,子弟学校的校长客气的陪着几位学联人员现身。这些学联人员宽袍大袖,着装复古,趾高气昂,也唯有看向子弟学校校长的时候客气三分。
  贺冲明白,这些学联工作人员之所以如此目无余子,正是因为他们都是学联正选学士出身。也就是说,这些人比前些日子乡试上见识过的那些金银铜榜的正选学子更强,经历过更惨烈的厮杀角逐得胜而归。
  这是一种胜利者的骄傲。
  也是一种身份上的自豪。
  在场八百蒙童,没有谁需要他们重视。唯有子弟学校校长,同样也是正选学士出身,所以才能被他们高看一眼,视为同类人。
  贺冲不由眼热。
  那种骄傲,那种自持,那种目无余子,那种目空一切——正是他想要的啊!
  他就是想成为这样的人!
  所以贺冲双眼几乎要放出光来,死死盯着那台测试仪。想要如那些正选学士一般骄傲,就必须成为正选学士。而学士的第一步,就在眼前展开。不,这还不算第一步,这只是赛跑中站在起跑线上的准备动作。
  但不论如何,过了这一关,才有竞逐奔驰的资格。
  贺冲深吸一口气,他当然不是为了测试而紧张。他今天通过资格测只是顺便的,更大的目的是要在所有同届生中展现实力、提高威望、拉拢人脉、观察人才,是为了给他的未来铺路。
  而这一届所有人中,唯有一人值得他重视。
  “顾兄,你先请吧?”贺冲侧身。
  “不不,在下怎么敢抢了贺兄的先?”那个顾兄一如既往的毫无争雄之心,而且似乎很懂贺冲的心思:“在下在这里先祝贺兄鹏程万里,以后进了集团,还要仰仗贺兄照顾。”
  “哈哈哈哈哈!”
  好,好得很!
  左看,右看,无人与他争先,眼前让出的道路两侧都是静静凝望着他的人。贺冲笑了,大笑了,笑声回荡在校园中,然后在八百人的等待中顺着路向前走去。一步一步,不紧不慢,腔调十足,等他走过之后那分开的道路才合流。
  一路走到最前方,贺冲面色潮红,就连跟在他后面的狗腿王佳旭也觉得洒家这辈子值了。狗腿很有自觉,立刻谄媚道:“冲哥,太威风了!今天就是冲哥的人生巅峰啊!”
  “说得对!哈哈哈哈——嗯?”
  贺冲大笑,然后又一哆嗦。嗯?这话初听起来很好,但仔细一琢磨……不对吧!人生巅峰?如果这就是巅峰了,那后面就只有下坡路好走了。呸呸,说的什么屁话,真是晦气,给我重新说!
  “王佳旭,你……”贺冲刚要开口,前面学联工作人员已经不耐烦道:“检测开始,顺序随意,谁第一个?”
  贺冲立刻就想上前,但他忽然耳朵一动,听到了人群后面传来了几声压抑的呼叫。
  “石铁心!”
  “石铁心来了!”


  唰,贺冲看向后方。重重人墙之后,石铁心高大的身影出现在学校大门口。冷锐的目光跨越人海,直直钉在贺冲身上。那一瞬间,贺冲竟然感觉到有点压迫感。
  贺冲一皱眉——这怎么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