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章 热血遍洒,死战不退


  “那家伙好强啊!”
  “真厉害,那是谁啊?”
  “你不认识他吗?他是高少陵!”
  “原来他就是高少陵,土木第一正学首席天才真的是名不虚传,看来以后进了鹿鸣书院也不是不能争一争鹿鸣八贤之位啊!”
  “高家嫡子真是不凡,不比当年司家那位差,当真是绝世天才。”
  “嘘,别吹捧太过,小心给人家招祸!上面那位龙图学士可还在看着呢,同样的年龄,绝世天才什么的还是别在人家面前讲了。”
  交口夸赞着高少陵的人们纷纷住嘴,偷偷瞄了一眼龙图学士之后便不再开口,转而讨论别的。确实,龙图学士看起来与高少陵年龄差别不大,但修为上却高了一个大层级还要多,绝世天才之类的称呼确实不能当着人家的面冠到高少陵头上。
  不过,高少陵果然还是很强啊!
  石铁心也不由看向那一处秘境,只见那秘境之中傲然站立着一个少年男子。这少年身量不高不低,大概是这个时代的平均身高,但身姿气度卓有风采。
  此人身上光层稳定,些许龟裂也在念气的补充下快速恢复。自身更是没有什么损伤,连衣服都没有脏,站在那里气定神闲。虽然只是赢了半决赛,决赛还没有真的开始打,但他已经有一种胜券在握、舍我其谁的自信。
  那微微上翘的嘴角,似乎已经锁定了本次乡试的魁首之位。
  而就在石铁心以及全场观众都在关注高少陵的一瞬间,这边的秘境中忽然爆发了一声凶悍高亢的吼叫。
  “杀——!”
  宛如虎啸山林、有进无退,一声吼竟然让石铁心一个激灵。回过神来连忙看去时,只见小矮个这边竟然在一瞬间就展开了最狠辣最激烈的近身战。
  噼噼啪啪,小矮个刚刚似乎出其不意的用了什么计策,使对方男子一下子落入了下风。但那男子业艺不凡,而且两条手臂都能战斗,开始快速出手打算扳回局势。
  “杀——!!”
  小矮个再吼一声,竟然放弃了蛇形拳擅长的纠缠战术,真的开始使用正儿八经的虎形拳硬打硬拼。不,准确的说是蛇形的狠辣之中又带上了虎形的凶猛,小矮个独臂出击竟然势不可挡。
  咔嚓咔嚓,两人以快打快、凶险无比,埋身近战中不时飚出鲜血,惨烈的让人牙龈发冷。如此大战之中哪里管的上什么男女之防,双方都不断中招,小矮个的衣服更是被扯烂大半个。
  但小矮个不管不顾,越打越狠。
  “杀——!!!”
  第三声虎吼,声嘶力竭,小矮个乍然挥出一击,全力迸发不留余地,不是你死就是我活。对方男子并非弱者,同样一声大吼,间不容发之际一个十字反锁,格挡拆架,想要挡住这一招。此时此刻,就拼谁更强,谁更狠。
  噗嗤一声响,男子喉头飙血。
  赢了?
  石铁心瞪大眼睛,然后发现并非如此。小矮个的毒蛇咬半路被男子架住,蛇牙双指咬的太浅。别看男子喉咙上鲜血喷溅,但不损实力。男子面容狰狞反臂紧锁,只要绞杀这小矮个的右臂,就赢定了!
  但就在这时,只听嘎嘣一声响。
  在男子以及全场观众错愕的眼神中,小矮个竟然强行垫步上前,巨力作用之下竟然主动拗断了自己的右臂!
  下一秒,一直软踏踏的左臂猛然弹起!如此阴狠,如此决绝,就如同刚刚那神乎其神的一勾腿!
  噗嗤,男子颈侧猛然爆出大片血雾。小矮个终究是没能一下打断男子的脖颈,但足以一下划开男子的颈侧大动脉。
  石铁心不由肃然起敬。
  小矮个的个头虽然矮小,但是战斗意志和战斗敏锐性真的很强。
  拼斗至此,仍未结束,对方男子也是个人物,即便脖子上噗噗喷血依然咬牙切齿凶悍反击,有一种就拼谁先死的狠绝。而小矮个胳膊被牢牢锁死,无法逃离,只能提腿与他贴身近战。
  男子双腿有伤,而小矮个的蛇形拳也并不擅长腿法,但两人的杀意之沸腾意志之强悍,让人见者动容。
  在极短的时间内,两人都以最原始最凶残的办法,尽自己一切可能的把最大的伤害倾泻到对方身上。
  石铁心看着这一切,心中无比感佩。
  比之这样的武者,凤鸣一中世界线里的混子,真真正正是弱鸡。不,别说混子了,就连自己上去恐怕也是三招两式被必杀的料子。
  他从小到大拼斗连连,自认为说一句身经百战也不算吹牛。但遗孤院、星工学校,终究是没有这般人物——这般修为、拳法、心术、意志、智慧、狠辣全都是上上之选的人物。
  今日此来,观摩至此,真的是获益太多了。
  噗通,场上有人倒地了。
  两个人一起倒地的。
  咔嚓,秘境破碎,一个人退出了秘境,是那个男子。
  这男子一直拼到最后,即便到最后一刻也牢牢抓着小矮个的胳膊,以至于倒地的时候都带着小矮个一起倒。不过他终究还是败了,在被小矮个一下撕裂动脉之后,力量和反应便不断下降。拼到此处,足称强大。
  退出了秘境的男子一下子好了很多,甚至说他还很清醒。毕竟不是那种直接轰断脖子的重伤,男子依然能够自己站起来。他看向秘境中的小矮个,表情复杂,但最后还是轻轻点头,似乎也是心服口服。
  而小矮个的状态则奇差。
  她可没有恢复伤势,右臂全碎,左臂其实也是早就碎了,身上更是在最后的死拼中被打的多处骨折。她衣衫破烂,胸部倒是穿着特制的内衣不至于走/光,但原本高挺的右胸现在已经完全塌下去了。
  若非受伤极重,她也不至于被对手拖拽倒地。
  噗,口中喷出一口鲜血,小矮个挣扎着抬起头看向对面。那里,正有一个气定神闲的男子站着,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乡试的进程,并未因她的惨烈而有任何放缓。
  高少陵开口了。
  “你不是我的对手,认输吧。”
  反正都打成这样了,反正肯定不能赢了,反正也足以拿到天赐金光了,认输吧。
  但小矮个却晃晃悠悠站了起来,身上鲜血流淌,双臂无力垂落,连站稳都难。但她死死盯着自己的对手,凶悍的像头老虎,狠辣的像条蛇。


  “杀——!!!!”
  小矮个一声狂吼,向着高少陵绝命狂奔,热血洒满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