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章 小狗蛋,大嗓门


  “生存和尊严的平衡?”司崇天若有所思又似懂非懂。
  “对,平衡。”石铁心一字一句,沉重而有力:“在遗孤院的生活中,没实力的时候不要叫嚣,强者定下的规矩最好遵守,就像今天我临走也要说‘告退’一样。这不是丢人,这是为了生存,生存面前没有丢不丢人。”
  “但沉默、隐忍、遵守,不代表可以丢下尊严。我打不过你,那么我就先忍耐、好好修炼、默默努力。但我绝不能去讨好你、攀附你。如果我只是沉默忍耐,那么不论再艰难、再隐忍,尊严和骨气都没有丢。可如果因为你强而去弯下膝盖,那么尊严就再也捡不起来了。”
  石铁心回忆着过去发生的一幕又一幕,长呼一口气感叹道:“我和你从小的生活环境差别太大了,在那样的环境中,根本不可能去发展什么个性、释放什么自我。生活的重压之下,那些都是可笑的、滑稽的。”
  “甚至想要保留那么一丁点的尊严,一丁点的骨气,都是那么难、那么难。站着生存,有时要比卑躬屈膝者难得多。哪怕是想找到一点平衡,也绝不容易。”
  “因为总有一些人,仅仅是因为你不跪下,就要打压你。”
  “但现在回顾过去,不论当时有多么难,多么压抑,多么痛苦,我都不后悔。留有尊严或许生活更艰苦,但却可以站立着变强、继续变强。”
  司崇天一握拳头叫道:“对对对,就是就是,不论多么艰苦,尊严是寸步不让的!”
  但石铁心却摇摇头:“不,艰苦的生活不是最难的,最难的是明明心有骨气,却必须退步和忍耐。隐忍沉默或许更憋屈,但却可以活着、继续活着。”
  “我不怕死,生活有些时候甚至会让你生不如死,恨不得一死了之。”
  “但是,我不能死。因为,我是孤儿,我深深地知道孤儿是多么的难。我也羡慕过、也怨恨过、也怀疑过、也诅咒过。”
  “但后来我明白,过去是没得选的,能选的只有未来。而未来,我无论如何也要让我的孩子,有棵遮风挡雨的大树、有栋风雨不侵的房子、有个安安稳稳的家。”
  石铁心在岗台上站好,头正、颈直、直视前方,身形如峻岭般挺拔:“这就是,我的觉悟。”
  司崇天听呆了,目瞪口呆。他愣愣瞧着石铁心,总觉得老铁哥的话语,一下子给他带来了巨大的震撼。
  很多东西,他不是没听过,至少他爸爸也经常在他耳边叨叨一些爸爸当初有多难之类的话。但或许是因为石铁心与他年龄更近,或许是真切的看到了,司崇天忽然觉得从前的自己确实有些轻飘飘的。
  这不是修为上的差距,这是人格与认知上的差距。
  如果比较一下,他觉得之前的自己就像一辆超跑,马力大油量足养护完美,可以在赛道上纵情驰骋,可这些驰骋也只是为了好玩、为了有趣。
  但石铁心,就像一艘远洋货轮。它身负重担、栉风沐雨、顶风破浪、昼夜兼程。或许它的速度远远比不上超跑,但那深沉的重量和矢志不移的坚决,是任何超跑也没法比拟的。
  十年、二十年,超跑或许还是锃光瓦亮,但也只是在赛道上没头苍蝇一样乱窜。而远洋货轮或许锈迹斑斑、破损处处,但已经到达了新大陆。那时,看着全新的天地,货轮一声汽鸣,想来一定是豪迈而畅快的吧。
  这才是我心目中的大男人啊!
  “大哥铁!”司崇天感动了,他决定了,以后就把称呼改成大哥铁好了,这个称呼确实合适的很。
  “嗯,不多说了,值岗。”哼哼,知道老铁我的厉害了吧,被我的人格魅力征服了吧?大哥铁,走到哪里都是大哥铁。
  “哦,对了,”司崇天似乎忽然想起一件事:“对了大哥铁,你说过你是因为负债才来打工的吧,你欠了多少钱?如果不多,我是说如果低于三百万点的话,我可以帮你!”
  噗!
  老神在在的大哥铁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
  这、这小狗蛋子真是居心不良,拿一些“三百万点”之类的事说话,在我耳朵里面这简直就是恐怖故事好不好!
  三百万?!
  我擦嘞、这特么、这些公子哥还真是……这都是存了多久的钱啊!
  “如果更多的话,那还要再等两个月。这些日子老爸让我收心,钱给的不如原来多了。不过下个月还会再给,所以如果不着急的话,我筹措筹措,最多可以弄来一千万点。”
  行了,哥们,别说了……
  我好不容易找到那么点小平衡,你就一个劲儿的说一些让人心动的话。我特么要不是因为刚刚才夸夸其谈吹了老大的牛逼,我真的都想开始攀附你了!
  呼……尊严……尊严……
  幸好也不知道是不是之前当面瘫当久了,石铁心脑子里暴风骤雨,脸上却依然纹丝不动、
  滴水不漏。乍然听到这么大额财富而不动色,当真是风骨傲然好男儿,估计司徒光头也做不到。
  心理建设半天,挣扎纠结半天,石铁心终于恢复了理智。
  “谢谢,没那么多,只有一千点。如果到时候真的凑不出来,我会向你开口借一些。不过我还是想先自己试试,尽我自己所能的靠自己的力量还清债务。而且拆东墙补西墙,也不是我的风格。”石铁心微微一笑,显得从容淡定,完全看不出来刚刚动摇的有多厉害:“但总之,还是要谢谢你的好意。”
  “哦哦,大哥铁,你说的真是太好了,我忽然明白了,这可能就是你所说的尊严吧!”小狗蛋子似乎一下子领悟了什么:“我好像也太过依靠老爸了。如果不是有一个有钱的老爸,我可能远远不如你呢。”
  石铁心老脸微红,赶紧谦虚谦虚:“哪里哪里,没有没有。”
  如果我也有一个有钱的老爸,我反过来可能远远不如这小狗蛋子才是真的!有多少大少爷能像他这样?已经很稀有了。
  “就是有,就是有!”
  这死狗蛋子有一点不好,就是特别认死理——当然,在崇拜我的方面认死理的话,似乎也不是一件坏事。


  “大哥铁,你看看你这字写的,简直是艺术!”司崇天拿起他刚刚练字的稿纸,扯着嗓子大声叫道:“不得了啊大哥铁,就你这字,绝了!我认识的年轻人里,你是硬笔书法第一名家!”
  司崇天刚嚷嚷,声音还在回荡着,就见一个人推门走进厂房,正好听到司崇天的回音。登时,此人瞪了过来:“青年硬笔书法第一名家?谁啊吹这么大的牛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