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章 小狗蛋,汪汪汪


  “石哥石哥——”
  “别石哥了。”既然大少爷都已经搞定了,那石铁心也不矫情,立刻大佬气息满满的往沙发上一坐:“我的朋友都叫我大哥铁,或者叫老铁哥,你叫我老铁就行。”
  “哦哦!”司崇天两只眼睛里面差点放出光来:“老铁哥,你这江湖气满满的样子,简直像电视剧里一样!我从小到大,还没遇到你过这样的人呢!对了对了,按照江湖的说法,我该叫什么?”
  神特么江湖说法,话说你平时到底都给自己灌输了些什么?难怪你爹要把你扔到刘启刚这里来接受三观矫正。
  当然,这一切都不耽误我们聊天。
  “叫什么?”
  这大少爷个人属性那么明显,叫什么岂不是明摆着么!
  “小司子。”
  司崇天一下子安静了,瞪大了眼睛一声不吭。
  糟糕!石铁心暗道不妙,自己的嘴巴怎么秃噜了,一下子把心里话说出来了!不行,得说点什么救救场!
  “哇,老铁哥,在你眼中我是这么威猛的人吗?”石铁心还没开口呢,司崇天自己倒是一下子兴奋起来:“小狮子,小狮子,狮子可是中央星上的万兽之王,原来你觉得我以后能变成那么猛的人啊!”
  呃……
  我发音不标准吗?
  我没想说小狮子啊!
  我想说的是——小狮子狗……
  “对。”石铁心目光认真的看着司崇天:“我认为你以后一定是个有出息的人,只是现在还年幼,等以后成年了一定会发出属于你自己的野性咆哮。”
  ——比方说“汪汪汪!”这种,就挺野性的。
  呼,还好还好,幸亏刚刚嘴巴秃噜的还没到底,不算彻底没救,万一把“小狗蛋子”这几个字说出来就麻烦了。
  到时候怎么圆?
  ——瞧这孩子,名字真好,小狗蛋子,贱名好养活!——这样?
  呵呵,一头虚汗……话说自己明明也只是一个十五岁的少年,为什么总把自己带入到家长的角色中去呢?我想,应该是在遗孤院管孩子管的太多了吧,肯定不是因为自己相貌太老成,绝对不是。
  “行了,别左顾右盼了。”不知不觉,大哥大的气势再现:“不管刘启刚说话多不中听,但让你过来体验人生疾苦这件事本身是没错的。如果你真的想变强,那就不要多用自己的特权。既然来当保安,那就不要懒散,该怎么干就怎么干。即便是双岗,也至少要有一个人站岗。”
  “哦,好的,那我先来!”司崇天自觉的站上值岗台,一副自信满满的样子:“放心吧老铁哥,这都是小意思,我当初练习扎马步可以一口气扎十个小时!”
  卧槽!
  石铁心心中大为震撼。娘蛋,这狗蛋子莫非是个武痴?扎马步扎十个小时,这真不是一般人能做得到的——当然,普通家庭即便毅力达到,没有足够的营养和医疗保障,恐怕也要肌肉溶解了。所以就算想当武痴,那也一样不是普通家庭能当得起的。
  当然,作为大哥铁,咱们表面上肯定不能被这小奶狗一句话吓住,必须要拿出大哥的威风来。
  “扎马步练功,那是为了变强而修行。一点一滴的强化自己,这本身就很有趣。但为了职责、为了赚钱而站岗,尤其是对你来说你又不需要这份工钱,那就是另外一码事了。枯燥,无趣,又不得不为。”
  石铁心瞟了他一眼,像一个教官一样喝道:“不要像扎马步一样,你现在不是在自由修炼,而是在工作!头要正、颈要直、双眼直视前方、下巴微收、双腿挺直、脚跟并拢、脚尖外扩六十度、双臂自然下垂、中指贴紧裤缝线!姿势要标准,规范要严格,干一行爱一行,要不然就回去享福吧!”
  “是!”
  大少爷就像听到了明确指令的小奶狗,胸一挺眼一瞪,似乎还挺来劲儿。
  嗯,很好。
  既然你都站的这么标准了,我也不能辜负你这番双岗轮替的好意——那你先站着吧,我开始练字!
  还剩最后一个刻度了,但越到最后越难,又没有高手带着上分,这最后一个刻度必须抓紧一切时间习练才行。
  刷刷刷,石铁心拿出纸笔,再度伏案疾书。
  站岗是枯燥的,是乏味的,是无聊的,却又无法放松。石铁心奋笔疾书,不知时间长短。当他回过神抬起头揉揉手腕的时候,竟然已经到了晚上八点了。从四点到八点足足四个小时,石铁心扭头看去,发现小狗蛋子竟然一动没动。
  关键是这个话唠竟然一声没吭,这可真不容易!
  石铁心不由有些佩服,他以为这样的公子哥哪怕修为再高,也是吃不得苦的。四个小时对他自己来说不算什么,但小狗蛋子也能严格要求规范完成,这就有些让他刮目相待了。
  看来,这狗蛋子倒不是一个整天嘴上嚷嚷着大仁大义,但实际上一点苦也吃不了的、眼高手低的蠢货。
  “好了,到点了,下面我来站,你休息。”
  “铁哥,我没问题的,我还能再站!”
  “嗯,我相信你能,但没必要。既然是双岗,那就有更替、有交换。下来吧,我站着。”
  虽然修炼时间紧张,但既然说好了双岗轮值,那就一定是双岗轮值,不能总压榨小狗蛋子。
  “哦。”司崇天下了岗台,然后话唠属性再度发作:“铁哥,你出身遗孤院,能给我讲讲遗孤院的事情吗?我不是要探听你的隐私,我就是从来都没有接触过,不知道你们都是怎么生活的。”
  “没什么不好讲的。”能多出四个小时的修炼时间,小狗蛋子算是给自己帮了不小的忙,石铁心自然也不打算敝帚自珍。如果苦难的生活经历真的能够帮上这个小家伙一点的话,他也不介意推一把。
  不过话到嘴边,石铁心又沉默了。
  他不知道该怎么说。
  他不知道该说多少。
  遗孤院的生活是怎样的?一幕幕涌上心头,千头万绪却不知从何说起。石铁心本就不是个话多的人,他沉默、沉默、沉默,最终,决定讲一件自己觉得最关键的事。
  “遗孤院的生活……它教会了我一件事。”


  “什么事?”
  “如何在生存和尊严之间,找到平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