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 保安工作不好做


  “您好,请接受安检。”
  啪,石铁心姿态标准气场干练的敬了个礼。待受检者走过安检门之后,并拢五指示意其站上安检台。然后他手戴洁白的手套,右手拿手持安检器从衣领肩膀开始逐步向下扫描,左右依次轻轻拂过容易隐藏违禁品的位置,不过不失,既不会显得冒犯也不会漏掉一处位置。
  他生的高大威武,做起事来一丝不苟,而且表情严肃认真、腰杆脊背挺直,不论是从精神面貌还是工作方法上,都让人挑不出毛病。
  站在安检台上接受安检的男人从头到尾冷冷注视着石铁心,直到石铁心从他口袋里翻出一个打火机。
  石铁心语气礼貌而冷静:“对不起,打火机是违禁物品,请您将其妥善安置后,再来接受安检。”
  “走开!”男人不耐烦的一挥手,打算硬闯:“我点根烟也不行吗?”
  但石铁心一步不让,横起胳膊拦在男人面前,克制而又不退缩:“对不起先生,您不可以携带违禁品进入厂区。您可以把点火器寄放在我这里,待您离开时再来取。另外,厂区内有专门的抽烟区,区域内有专门的电子点烟器,您无需携带打火机。”
  男人脸色难看下来:“小子,你敢拦着我?你知不知道我是谁?你信不信我立刻就能让你滚蛋!”
  “您或许拥有处置我的职位,但我想要申明,不是我个人要阻拦你,而是安全规则不允许您进入。”石铁心寸步不让,坚若磐石:“职责所在,不容退缩。”
  男人不说话了,深深看了石铁心半晌,然后重重的哼了一声就扭头离开。
  待那男人离开厂房门,石铁心再度回到了站岗的位置,表情纹丝不动,完全看不出一点异样,似乎只是一个干了自己应该干的事情的保安。那一脸严肃认真的表情,仿佛在说“我是个保安,我骄傲!”一样。
  岗楼对面的镜头焦距似乎微微调整了一下,然后就再无动静。
  其实,石铁心真的不知道那家伙到底是谁吗?不好意西,他其实是知道的。刚刚接受安检的就是肉联厂保卫科科长钟庆欢。
  他说他有能耐让石铁心滚蛋那是真的有这个能耐,熊安安保派来干活的所有保安全都归他管。上到老魏下到石铁心,他说让谁滚蛋真的就是一句话的事。
  老魏所说的“让厂子里逮住”,其实指的就是这个保卫科长。事实上,如果是有关系的人来当保安,老魏绝对会三令五申再三告诫,一定不要让这个钟科长挑出毛病。这个钟科长,已经让很多保安滚蛋了。
  但对石铁心,老魏只是在吃饭的时候,貌似好心的提点了一下钟科长的身份。他只是说“见到他你可老老实实的,这个钟科长可不好惹”,然后各种暗示这位钟科长对保安来说权威极大。
  可是其中最重要的一点,老魏却绝口不提。
  那就是,这个钟科长,最喜欢在新人刚来的时候钓鱼执法。
  他最喜欢故意带着一些违禁品,看看新来的保安能不能查出来。如果查不出来,滚蛋。如果查出来了,他就强闯,看看新来的保安怎么处理。如果不拦着,滚蛋。如果拦着,但是语气激烈、甚至发生口角,一样滚蛋。
  陷阱多得是,到处都是坑,老魏就等着看笑话了。一旦石铁心真的“老老实实”放他过去,那就正好中招。
  但可惜,石铁心早就听说过这位钟庆欢的故事。两年多前,他在加粉车间当苦工的时候,钟庆欢还是一个保卫科副科长。但和工友闲谈的时候,也听说了钟庆欢最喜欢捉弄新保安的故事。
  当时满心感慨着底层不易,到处都是故意找茬想踩一脚的大坑逼。两年过后,当初听到的八卦却成了自己应对局面的指南针。
  人生真是处处是巧合啊。
  送走了钟庆欢,石铁心微微松口气,这一关暂时算是应付过去了。不管是老魏还是钟庆欢,都是喜欢挑刺找麻烦的人。在这里每分每秒都不能放松,一定要表现的完美无缺、挑不出毛病,才能顺利拿到每天七个点的工钱。
  石铁心已经在这里上工三天了。
  三天时间内,石铁心一丝不苟。他不仅完成自己分内的工作,还无偿帮助和自己同岗的青年小李多值了一会儿。当然,他并不是闲着没事发善心。如果不是多帮小李值了两个小时的班,他也没办法学到标准的安检流程。
  在这里,在这个镜头之下工作,讲究的就是做规定动作、讲规定语言。对于这些可有可无的最底层而言,一丝一毫都不可逾越。一旦有一点不对的地方,就有可能扣钱,甚至走人。
  三天之中,石铁心发现这个保安的工作并不容易。这里没处坐,从上工开始到下工一直都是站着的。而且对站姿有特殊要求,按照那样的姿态站八个小时,体力消耗真的非一般的大。
  厂房车间的出入量很大,一旦摊上上下班时间,出入车间的工人很容易一挤一大堆。
  这些工人同样面临艰苦严苛的工作环境,生活压力也很大,一有不顺心往往破口大骂。更有很多人根本不愿意接受安检,看到保安就没好气,横挑鼻子竖挑眼,对石铁心咋呼呵斥的也不在少数。
  面对这些,石铁心一直是在做规定动作、讲规定语言。哪天他不在这里干了,转头就会把这些狗屁规定动作忘个干干净净,但是现在不行,现在必须服从,必须忍耐。
  幸好,最艰苦的开头三天,石铁心顺利熬了过来。到钟庆欢这里,算是过了个小坎,后面的就是毫不松懈的日常表现了。
  不过,也不是万事顺心。
  眼前,就有一个最大的烦心事,横亘在了石铁心面前。
  “交班了。”小李日常晚了十分钟到岗,对石铁心嬉皮笑脸道:“走吧,你去吃饭吧!”


  石铁心点点头,严格规范的填写好了交接班记录,将记录本悬挂在岗台旁边,然后便出了二厂厂房。
  一出门,气味立刻就清新了起来,让石铁心不由深吸了口气。模拟的朝阳正在升起,上了一夜夜班,肚子里咕咕叫,石铁心认准了食堂的方向便走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