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 星工肉联厂,看门老铁哥


  星工肉联厂的位置石铁心很熟悉,他曾经在肉联厂打过黑工。距离熊安安保公司不远不近,石铁心一路中速奔跑,提前五分钟便来到了肉联厂门口。
  就他这身衣服,甚至都不需要通报,根本不可能认错。肉联厂大门口的门岗里面立刻出来一个五十来岁的中年男人,这男人肤色同样黝黑,但却不是人种问题,纯粹是风吹日晒导致的。
  “你是那个来试工的?”这男人看起来有些油腔滑调,有那种中年老油条特有的颐指气使的味道。
  这种看人都撇着眼睛、恨不得用鼻孔看你的样子,石铁心太熟悉了。那是一种根本不把你当回事儿,一种在看到你的时候只想着怎么压榨你、怎么让你承担更多,以方便他自己偷懒耍滑的样子
  但石铁心不可能跟他计较——他哪来计较的资格呢?
  还要在人家手底下混饭吃呢!
  所以石铁心适当的表现了尊敬:“我是,您就是魏主任吧。”
  “哦,对,就是我。”
  这个老魏当然不可能是什么主任,实际上他就只是这些外派组的一个小班头。但好话谁不喜欢听呢?尤其是石铁心这浓眉大眼的用很正经的表情说出来的话,更具效果。
  当然了,老魏这种老油条,不可能被一个“魏主任”打动。说话好听的效果可大可小,关键还要看这家伙到底抱着怎样的态度。如果本来就恶意满满,说话再好听,也不顶屁用。
  “来的太晚了,下一次提早二十分钟到岗!给我记住了,不准迟到,不准早退,不准上班开小差,不准离岗缺岗,干活的时候眼睛放亮,看到厂子里的领导要机灵些,明白了吗?”老魏拿出一个小本子,一把拍进石铁心怀里:“这里面就是工作守则,自己看清楚了。”
  “我知道了。”石铁心认真点头。
  “上班实行三八班,早八点到下午四点是早班,下午四点到晚上十二点是中班,十二点到早上八点是夜班。三班跳着上,就是上完早班上夜班,上完夜班上中班,完了之后再上早班。”老魏声色俱厉:“交接班的时候早点来,千万别让别人等你,要不然就扣你的工钱,懂了吗?”
  “我懂,我懂。”
  “最后,小子,我给你说清楚。我呢,对你们这种临时工没想法。你老老实实干完活,我也懒得挑你的毛病。扣了钱又不给我,我何必跟你过不去?但是,要是让厂子里逮住了,谁也不保你,而且还会层层加码一起治你。所以,小子,放聪明些,明白不明白?”
  石铁心点头:“魏主任放心,我明白。”
  “明白?呵,你最好放明白点。”老魏阴阳怪气的看了石铁心一眼:“你的岗位在二厂门口的门岗,安检,把门。交接班在八点,我看看——还剩三分钟。”说罢,老魏扭头就走回值班室,咣当一下关好门。
  “好的魏主任,我这就过去。”隔着门,石铁心依然礼数周全的道别。
  二厂在哪,老魏没说,石铁心也没问。在这里打过黑工的他相对熟悉地形,他知道二厂的位置。老魏在值班室像看笑话一样的看着石铁心,最后却发现他一步弯路都没走就直奔二厂,只能冷冷哼了一声。
  而背对老魏一路小跑的石铁心,脸上所有表情全都消失,变回了平素冷硬刚强的样子。
  威风堂堂的状元石、大哥铁、铁霸王,现在对着一个老刁低头说好话,说起来让人憋屈,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这个老魏的心态,石铁心洞若观火。
  总体来说,来肉联厂工作不算很好,因为老魏这家伙似乎不安好心,是损人不利己纯属找乐子的那种混账玩意儿。但也不算最坏,因为石铁心对这里比较熟悉,很多弯弯绕都不是两眼一抹黑。
  不多时,石铁心就来到了二厂门口。
  二厂是个什么情况,石铁心很清楚,绝对不是什么好地方。尤其是那个环境,相当反人类。果不其然,刚刚走入工厂侧门,就闻到了一股难以言表的奇异怪味儿。这怪味儿是加工人造肉食时中介物的味道,乍一闻还有些香甜,但闻久了直让人反胃作呕。
  保安的岗位在隔离巷道的开端,在保安这里安检、全检完毕之后,还要进入后面的巷道去进行一层一层的检查。在通过最后一处风浴室之后,才能正式进入厂房。
  无穷的气味从风浴室里吹出来,正正冲着安检岗。因为工厂要求气密性,要满足环保标准,所以这里根本不向外自由通风。头顶排风扇的大扇叶在轰隆轰隆直响,不论是声音、光线、气味,都绝不是好地方。
  与石铁心换岗的也是一个小青年,看到石铁心过来,稍微交代了两句便匆匆离去,只留下石铁心一个在摆弄着、习惯着手持式安检器。
  看看四周,狭窄、逼仄、憋屈,这个岗位想来已经是整个肉联厂中条件最恶劣的一处。
  不过石铁心到不觉得这环境有什么,也不觉得老魏的安排算什么事儿。
  从小到大的挣扎中,比老魏更狠毒、更无耻的人,他见多了。比这里环境更差、更难以让人忍受的地方,也不是没待过——嗯,垃圾班宿舍楼就是个在味道上完全不次于此的地方。
  他没那么挑,没那么柔弱,这一切都承受得住。
  石铁心四下扫视,发现对面有一个摄像头直直的冲着这边。看看那黑漆漆的镜头,石铁心不由失笑一声:“嘿,镜头下工作,好得很。”
  看来没办法在上班时划水练言辞学了,这一点让石铁心很不开心。
  不过往好的方面想,这一次来肉联厂也算是“荣归故里”。这个保安岗位千不好万不好,也比从前来这里打黑工的时候去的加粉车间好。那个时候环境比这里更恶劣,而且每天累死累活才只有三个点。现在,穿着统一的制服,戴着威武的肩章,一天七个点,很完美了。
  而这些变化,都是自己坐上了遗孤院头把交椅、当上了铁霸王才换来的。


  物竞天择,强者生存。
  石铁心暗中打气,自己要千方百计挤出时间,变得更强、再更强。只有这样,才能有朝一日,把那些让自己不得不低头的屋檐全都按在地上摩擦,让他们看自己脸色行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