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不动如山石铁心 上


  但这怎么可能?
  这个学生,真的与他见过的任何一个学生都不同,让他有点看不透。
  放眼整个凤鸣一中,即便这里来的全都是整个南直隶的天才,可少年人毕竟是少年人,即便有性格有才情,想法本身也基本一目了然。能让他看不透的,在他漫长的执教生涯中所见也是凤毛麟角。这凤毛麟角的几位,个个都是未来的风云人物。
  而若说当代,纵观如今凤鸣一中从高一到高三所有在校生中,能让他看不透的,也只有北苏省省督家那位一人而已。
  但省督家那位是何等样人?那是真正的绝代天骄。
  现在,竟然又冒出来一个从前从未看在眼中过的石铁心。
  “莫非是看错了?”
  郑开明挠了挠头,举步走向了办公楼第八层,停在一个看起来很普通的办公室门前。
  笃笃笃,郑开明敲了敲门,姿态稍显郑重。
  “请进。”
  里面传出了一个清朗的声音。
  郑开明推门而入,里面是一个很普通的办公室。普通的摆设,普通的家具,普通的面积,但却有一个显得不那么普通的人。
  那是一个看上去不过三十多不到四十岁的男子,正在办公桌后处理事务。这男子面容清癯,双目稍显狭长,现出一丝凌厉之像。但双眼中目光温润有神,专注平和,又中和了那丝凌厉。即便事务繁忙,这男子处理起来依然虽忙不乱,脊背挺直仿似青松。
  此人仿佛古代的殿阁学士,文华之气饱满,却又不怒自威。年岁不大,但却有一种让人见之心折的风度气势。即便郑开明年龄比此人大了十岁有余,竟全然不敢摆谱放肆,主动招呼:“刘校长。”
  此人,正是凤鸣一中刚刚上任的新校长。
  “郑主任啊,快请进。”刘校长站起身来,抄起一个水壶就要亲自给郑开明倒杯水。郑开明连忙抢下,先给刘校长的杯子添满,然后才给自己倒了一杯。
  刘校长端起茶杯吹着气:“郑主任,我早就听过垃圾班之说,大黑天的劳烦你往那里跑一趟,想来那里环境不怎么好吧。”
  “确实不好。”郑开明摇着头:“烂透了。”
  “哈哈!”刘校长不以为意:“烂就对了,正是要烂才好。学生家长千辛万苦把孩子送到我凤鸣一中,可不是让孩子过来吃好住好、享受生活的。我凤鸣一中年年拨款充足,但若不给他们拉开层次,如何让他们上进求学?
  我看,那垃圾班的宿舍楼也不用修。只要还没成危房,能住就行。省下来的经费通通挪给精英学子,或者发给老师当补贴。我们凤鸣一中,绝对不吃大锅饭。”
  郑开明用力点头:“校长英明。”
  “哪里是我英明,我校代代如此,我认为这个办法很好,还要继续发扬光大才行。”刘校长想起了什么:“对了,那个小石同学如何?千万别打击太大,做出什么傻事。实在不行给他透漏一点也无妨,还是会把他调回重点班。”
  郑开明也不意外,这件事两人早已商量过。说起来,虽然大帽子扣的当当响,但石铁心这情况说大就大说小就小。往大了说怎么说都行,往小了说其实也算不上什么事。课堂上咋呼一嗓子,可能还不如那个偷着抽烟的小子严重。连抽烟这事郑开明也只是没收了事,把石铁心一把贬黜到垃圾班去,实话说这惩罚也太过分了。
  不过最终,这刘校长还是决定把石铁心弄过去。
  一来,刘校长新官上任自然是要有些动作的。不过再有动作,再想变革,也绝对不能动摇凤鸣一中的根本。一中的根本是什么?当然是升学率。怎样保证升学率?说起来麻烦,但如果校规不严、校级不振,那肯定是保证不了的。
  刘校长早就想挑个典型出来,石铁心则是那个在最合适的时间把脑袋伸到刀子下面的鸡,这鸡不宰都说不过去。
  二来,两人也研究过石铁心的情况。一卫状元,从精英班掉了出来,平素孤僻自我,想来心中义愤难平。这个状态可算不上好,长此以往可不是什么好事。刘校长决定先把石铁心贬下垃圾班,让他明白凤鸣一中的“物竞天择”到底是个什么意思,过段日子再把他重新提回来。
  失而复得最是开心,这一打一拉之后,想来也不再胡思乱想,能安心学习了。
  至于石铁心会不会受不了打击一蹶不振……如果真是这样,那也不堪造就。这次不去,以后迟早也会慢慢落下去,没什么大造化。
  刘校长唯一担心的是少年人受不了打击,万一脑子一抽有心寻死,选个良辰吉日从教学楼上信仰一跃,那就大大不妙了。
  但郑开明的回答却让他感到非常意外。
  “这个石铁心,和绝大多数学生都不大一样。”郑开明皱着眉头,仔细讲述了前后经过和自己的见闻,最后摇摇头道:“那种沉稳,不像他这个年龄、这个身份能有的。”
  “哦?竟然还有这样的事?看来这石铁心,倒是个有气数的。”刘校长也惊讶了一下,然后捧起杯子饮了一口,考虑了一下之后点头道:“那这样吧,本来还打算过两天把他提回来,现在看来也用不着我们帮忙了。距离期末定级考也不算很远,到底能获得什么待遇,就看他自己的能耐造化。”
  郑开明自无意见,又汇报了些工作与思想之后便离了这间格外朴素的校长办公室。
  刘校长坐回座椅上,手边拿起一卷书册,正读到了《留侯论》。
  “古之所谓豪杰之士者,必有过人之节。人情有所不能忍者,匹夫见辱,拔剑而起,挺身而斗,此不足为勇也。”
  “天下有大勇者,卒然临之而不惊,无故加之而不怒。”
  “此其所挟持者甚大,而其志甚远也。”
  刘校长手指抚着这几句话,片刻后抬眼看了一下窗外的夜空。
  所挟持者甚大……
  志甚远也……
  果真如此吗?


  呵,是骡子是马拉出来溜溜,仅仅是做姿态是不够的。
  不过“石铁心”这名字,姑且先记下吧。